名家

名家美文欣賞,美不勝收的美文。

饒雪漫短篇:誰可以給誰幸福

其實,人字的結構就是相互支撐。我們依賴著長大和生存,只要愿意,誰都可以給誰幸福。在我五歲的時候,在陌生的張阿姨伸手將我從死神手里搶回來的時候,我就應該明白這一點,不是嗎?

1評論99 頂10 踩

安妮寶貝:彼岸花

安妮寶貝語錄:看見的,熄滅了;消失的,記住了……——彼岸花

1評論99 頂10 踩

童言無忌,原來親嘴不衛生?

問:我們班有兩個小朋友還親嘴了呢,他們是在談戀愛嗎?答:(汗)胡說!看電影要買門票,找工作要有學歷,談戀愛也得有資格呀,你們班小朋友會自己做飯嗎?能掙錢給自己買房子嗎?啥都不會就會親個嘴怎么能叫談戀愛呢?那叫不講衛生!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散戲

張愛玲:閉幕后的舞臺突然小了一圈。在黯黃的燈光里,只有一面可以看看的桌椅櫥柜顯得異常簡陋。演員都忙著卸裝去了,南宮婳手扶著紙糊的門,單只地在臺上逗留了一會。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海上花》的幾個問題

張愛玲:《海上花》這一節與其他部分風格迥異,會使外國讀者感到厭煩,還沒開始就看不下去了;唯一的功用是引導漢學研究者誤入歧途,去尋找暗含的神話或哲學。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國語本《海上花》譯后記

張愛玲:雖然不能全怪吳語對白,我還是把它譯成國語。這是第三次出版。就怕此書的故事還沒完,還缺一回。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惘然記》序

張愛玲:對敵人也需要知己知彼,不過知彼是否不能知道得太多?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張看》自序

這兩篇東西重新出現后,本來絕對不想收入集子,聽見說盜印在即,不得已還是自己出書,至少可以寫篇序說明這兩篇小說未完,是怎么回事。搶救下兩件破爛,也實在啼笑皆非。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紅樓夢魘》自序

張愛玲:這兩部書在我是一切的泉源,尤其《紅樓夢》。《紅樓夢》遺稿有"五六稿"被借閱者遺失,我一直恨不得坐時間機器飛了去,到那家人家去找出來搶回來。現在心平了些,因為多少滿足了一部分的好奇心。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太太萬歲》題記

張愛玲:生命本身不也使一切人都平等么?人之一生,所經過的事真正使他們驚心動魄的,不都是差不多的幾件事么?為什么偏要那樣地重視死亡呢?難道就因為死亡比較具有傳奇性——而生活卻顯得瑣碎,平凡?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華麗緣

張愛玲:這題目譯成白話是"一個行頭考究的愛情故事"。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走!走到樓上去

張愛玲:寫文章是比較簡單的事,思想通過鉛字,直接與讀者接觸,編戲就不然了,內中牽涉到無數我所不明白的紛歧復雜的力量。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自己的文章

張愛玲:現在似乎是文學作品貧乏,理論也貧乏。我發現弄文學的人向來是注重人生飛揚的一面,而忽視人生安穩的一面。其實,后者正是前者的底子。又如,他們多是注重人生的斗爭,而忽略和諧的一面。其實,人是為了要求和諧的一面才斗爭的。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中國人的宗教

張愛玲:中國人集中注意力在他們眼面前熱鬧明白的,紅燈照里的人生小小的一部。在這范圍內,中國的宗教是有效的;在那之外,只有不確定、無所不在的悲哀。什么都是空的,像閻惜姣所說:"洗手凈指甲,做鞋泥里蹋。"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中國的日夜

張愛玲:我真快樂我是走在中國的太陽底下。我也喜歡覺得手與腳都年青有氣力的。而這一切都是連在一起的,不知為什么。快樂的時候,無線電的聲音,街上的顏色,仿佛我也都有份;即使憂愁沉淀下去也是中國的泥沙。總之,到底是中國。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丈人的心

張愛玲-丈人的心這是個法國故事,法國人的小說,即使是非常質樸,以鄉村為背景的,里面也看得出他們一種玩世的聰明。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造人

張愛玲:我們的天性是要人種滋長繁殖,多多的生,生了又生。我們自己是要死的,可是我們的種子遍布于大地。然而,是什么樣的不幸的種子,仇恨的種子!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草爐餅

張愛玲:報紙托著一角大餅,我笑著撕下一小塊吃了,干敷敷地吃不出什么來。也不知道我姑姑吃了沒有,還是給了房客的女傭了。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雨傘下

張愛玲:下大雨,有人打著傘,有人沒帶傘的。沒傘的挨著有傘,鉆到傘底下去躲雨,多少有點掩蔽,可是傘的邊緣滔滔流下水來,反而比外面的雨更來得兇。擠在傘沿下的人,頭上淋得稀濕。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有女同車

張愛玲:電車上的女人使我悲愴。女人……女人一輩子講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遠永遠。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有幾句話同讀者說

張愛玲:我自己從來沒想到需要辯白,但最近一年來常常被人議論到,似乎被列為文化漢奸之一,自己也弄得莫名其妙。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銀宮就學記

張愛玲:不久以前看了兩張富有教育意味的電彩,《新生》與《漁家女》(后者或許不能歸入教育片一欄,可是從某一觀點看來,它對于中國人的教育心理方面是有相當貢獻的。)受訓之余,不免將我的一點心得寫下來,供大家參考。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憶胡適之

張愛玲:跟適之先生談,我確是如對神明。較具體的說,是像寫東西的時候停下來望著窗外一片空白的天,只想較近真實。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夜營的喇叭

張愛玲:外面有人響亮地吹起口哨,信手拾起了喇叭的調子。我突然站起身,充滿喜悅與同情,奔到窗口去,但也并不想知道那是誰,是公寓樓上或是樓下的住客,還是街上過路的。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洋人看京戲及其他

張愛玲:京戲里的世界既不是目前的中國,也不是古中國在它的過程中的任何一階段。它的美,它的狹小整潔的道德系統,都是離現實很遠的,然而它決不是羅曼蒂克的逃避——從某一觀點引渡到另一觀點上,往往被誤認為逃避。切身的現實,因為距離太近的緣故,必得與另一個較明徹的現實聯系起來方才看得清楚。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炎櫻語錄

張愛玲:炎櫻描寫一個女人的頭發,"非常非常黑,那種黑是盲人的黑。"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寫什么

張愛玲:為什么常常要感到改變寫作方向的需要呢?因為作者的手法常犯雷同的毛病,因此嫌重復。以不同的手法處理同樣的題材既然辦不到,只能以同樣的手法適用于不同的題材上——然而這在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因為經驗上不可避免的限制。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我看蘇青

張愛玲:蘇青與我,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那樣密切的朋友,我們其實很少見面。也不是像有些人可以想象到的,互相敵視著。同行相妒,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何況都是女人——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可是我想這里有點特殊情形。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忘不了的畫

張愛玲:有些圖畫是我永遠忘不了的,其中只有一張是名畫,高更的《永遠不再》。

1評論99 頂10 踩

張愛玲:談音樂

張愛玲:我不大喜歡音樂。不知為什么,顏色與氣味常常使我快樂,而一切的音樂都是悲哀的。即使所謂"輕性音樂",那跳躍也像是浮面上的,有點假。

1評論99 頂10 踩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