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亂,一場盛大的劫

花開是花落的經年,遇見是別離的序曲。青春亂,幸已逝,如斯夫,不再返。不該只為虛無惑,不該只為未知擾。生死只是一瞬事,何勞一生去等待。幸福、憂傷若即若離,就在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青春亂,一場盛大的劫……美文推薦!

文/伊聽憶昔

花開是花落的經年,遇見是別離的序曲。每個人的青春總要經過許多站,經歷許多人,許多事。青春亂,一場盛大的劫。下一站幸福。這是一個關于青春的故事。幸福、憂傷若即若離,就在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痛并快樂著的青春。——題記

一場早已預言的青春劫,一滴落在紙上的熱淚,故事就這樣啟程了,踏上心與心的列車,遙遠奔馳在荒涼的青春原野。

一段過往的愛情,一季頹廢的青春,一條回家的路,熟悉時間留下的鬧鐘,總用聲音打下一個個節拍的死結。夜深了,不要這清冷的月光,守在他的窗臺。思念一個人就像喝下一杯很冰很冰的水,然后用很長很長的時間,把它變成一滴一滴的溫暖的眼淚。

不要問桃子對桃花的珍藏,不要說愛情是寂寞華麗的出口。歲月被風吹得那樣無奈,青春是指頭間劃過的記憶,抹不去的永遠。有時,忘不了花凋;但也有時,記不起花開。

淺淺的思念,走不出煙霧寂寞的圈。站在與幸福對望的街角,關于這座都市,只剩下一個人的秋千和兩個人的記憶。曾經揚起的弧度,如今卻再也無法逾越。喜歡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十字路口,紅燈,綠燈,行人,車輛,匆匆地來了又去……四十五度角的仰望,不偏不倚的角度,夕陽下的光影,看不清眼角的淚水。曾經也想過,如果那時永遠也只是默默地看著,也許就不會發生后面的故事了。

幸福倒影,刻畫在舊日的時光里。婆娑樹蔭,青春,在風中呼嘯而過。校園里流傳一句話“畢業來了,離失戀還會遠嗎?”一對情侶相依而過,這一幕幕有著驚人相似的劇情總是不知疲倦地上演。而我,忽然就變做了這刻的路人,如果上帝聽得見,請讓他們幸福。

夏天是個多雨的季節。告訴自己,不再提起。關于那一季的癡迷。又是一季盛夏。陽光傾盆而下,碎了這一地班駁。在一片蒼白中驀然回首,是誰在低吟淺唱著關于一段歲月的記憶。改了容顏,易了流光,手里黃昏,面上夕陽。就這樣不知疲倦地演繹著相逢與離別。

這是第31級臺階。在等你下課的每一個星期三下午,我都是這樣靜默地坐在這里。時光拉出漫長的背影,綿延成我以為的永遠。若是時間就此凝結成冰,那我甘愿這樣自欺欺人。永遠的。你在我身邊。風很大。心很亂。已經不記得和你在一起有多長時間了。我把你說過的話,一字一句寫在紙上,折成紙飛機,用力扔出去。隨風而去的它們,可不可以帶走我對你的記憶。我承認我是個膽小鬼。你要走,我卻不敢說留。默默祝福,小指輕輕相挽,拇指深深相印。一指寂寞,一指幸福,然后,恪守余生。

三三兩兩散亂的腳印,誰醉了那夜,讓我在曉風明月里迷了路。撩起這仲夏夜無盡的天幕,我看見天使的舞蹈,腳鈴叮當,錯夢花期,像思念情人一樣思念逝去的往昔。云是尺,用來丈量我的心;水是剪,用來剪掉我的悲。像一陣凄風,像一陣慘雨,像一陣落花。瘦了花影,寒了心聲。

隆重的盛夏相約年華籠罩一座青春的城。夏風總帶著濕熱的氣息,盛夏光年,愛從不逗留,我們都只是故事的過客,像是麥田里守望著的流浪。而你是我最透明的秘密,停留在未知的遙遠。每一段消失的記憶來不及珍惜,炎夏過去留在原來地無解一季。一段遺忘的時光呼嘯而過,誰的一季夏風。逃匿的天光暗下那些年記憶的午后,你經過我的生命,同未曾出現過那般,無聲如斯,寂若安年。被風吹過的夏天,吹散的告白,遺失在誰的視眼。誰可以告訴我,時間是怎樣的概念,牽手走過的青春,下一站會不會是幸福,我這樣安靜地看你經過。

故事,并非停留在時光的原處。四年的長度,兩小時的黑白光影。被擱置的光年化作寂靜的聆音,陰天,雨天,艷陽天,我在這兒,你在哪里?開始習慣獨自行走于陌路,郁結在這些年的那層霧靄。于你離開后的經年,如晨露滴落,折射伊始的透明,像是倉皇走失的靜默,在灑下流蘇般的紀年,綻放暖陽一季。夏天的熱浪依舊流竄在這個南方的城市里,一整個夏天的陽光將樹影覆滿了校園。一群陌生的年輕人,一些沒成熟的面孔,站在漏光的樹下,陽光里充斥著歡樂的笑聲。曾經笑過的,哭過的,然后破碎了,消失了。記憶在倒塌,湮沒了潮濕的心。天色變暗,吹著悲傷的風,席卷荒野。落日最美時,你的笑容,永遠定格。

四十五度角的抬頭,是不是最寂寞的,我不知道。只是,仰望天空的時候,我會記得微笑。那個你以為一直存在于我臉上的燦爛。笑顏,逐開的是寂寞,逐不開也是寂寞。我想,我的心里住進了一個人。能夠坦然面對和承受思念的重。總是在等待,等待柔情似水。猶記得那晚的黃昏最是風情,知人寂寥,遣明月曉風一行。四十五度,其實只是一種仰望,就像我們喜歡蔚藍的天空。可終其一生,即使在云端之上,我們也無法用雙手觸及。有些人有些事,只適合仰望。站成最純潔的姿勢,成為我們溫暖過存在過的最好證明。

一條沒有盡頭的河流,叫遠方。一張沒有回程的車票,叫流浪。一聲沒有回響的呼喚,叫孤獨。一串沒有方向的腳印,叫彷徨。終于,某一天,我們回首青春的沙漏中,那些七彩的沙礫已所剩無幾了。于是在我們開始懷念那些已走過的青春,居然發現:當我們從第一刻擁有青春時,我們便開始失去。

誰曾經回來過。雜草漸次湮沒了痕跡,時間的沙漏掩埋新月的倒影。誰的蹤跡,誰的年華,你的影子依舊憂傷。每個章節的拓印,不會發黃,不會消失,流沙傷心的離開。那些遠走的季節,那些開心的微笑,隨著滾滾而來的季風,一起悄悄回來。

火車呼嘯而過,帶走了半夏的誘惑。遺忘,是我們不可更改的宿命。也許錯開了的故事,真的應該遺忘了。顛簸的鐘聲,隔了好幾千里,依舊不變。緊握的手,還是被時間扯開。角落的梧桐樹,那見證愛情的老墻,終于倒了。我在下一個拐角處,消失了。

青春繁華,那一眨眼而逝的溫柔,是誰的臉龐如此陰暗,刺破破曉的天際。風過、花燼落,剩下孤寂的枝頭與落一地的殘余。秋刀魚會過期,肉罐頭會過期,連保鮮紙都會過期。我們的生命里,會不期而遇的與很多的人萍水相逢,然后擦肩而過。終于明白什么是宿命,那些張揚的青春,最后也難免落了俗套。落寞的離場,又有誰在繼續蒼白的嘶啞。我們總要學會長大,一直,我想自己都是一個溫暖的孩子。盡管,我一直在自圓其說。

繁華初上的夜晚,遠處燈火闌珊,熙熙攘攘的地方開始變得安靜。我們曾經一起哭一起笑,我都會記得,都會記得。夏天在結束,我們在長大,夢在風中逐漸流散。原來,記憶真的會變老。我并不是勇敢的人,但我知道,我們都要堅強。似水年華,繁華飲盡,于生命中凋零,然而,一葉葉寫滿追夢的楓,刻在青春的年輪里,依然艷麗如春。

青春在歲月延伸的褶皺里如水即逝。人生若只如初見,此生不相忘。幽幽的藍色,和青春一樣的顏色。被張揚掩蓋的青春,裙擺不曾說對不起,雨季逼近,紅色的傘,我,站在街頭,抬頭看天,雨水襲入。像個傻瓜,蔑視真心。遠遠而去的夏季,怎么辦,記不得了。磨砂的水杯,突然破了,碎片交織地讓人心疼,蒼涼中明白原來守候是這樣的空洞。我的青春如此純白,看不見過多的憂傷,即使在邊緣,某種精神力的作用讓自己微笑。那些時光那些青春恍若交織在一起,哀傷淹沒了下一段悲傷。終年不曾遺忘的思緒。淚流萬千,只剩嘆息。風吹過的思念,散亂的記憶,等著被我收藏。輪回的記憶在風化,我將青春里的故事牢牢刻下。

風止了。在五線譜上填入一個個音符,嘴里哼著曲,手指在琴鍵上來回跳舞,想象著在那個甜得哀傷的青春里,我們唱著張揚的歌,跳著跋扈的舞。青春,原本就是一首美麗的贊歌,只是我們用了哀傷的樂器,演奏成了一首葬歌。當我們站在歲月的末端,回憶開始時,也只是成了舒緩安靜的輕音樂。我輪轉在似乎靜止的盛夏光年。回首,又是一歲枯榮,而你是盤踞于此的慢鏡頭。誰的臉,看不清楚。我一次次回放那飛揚的光,是你的晨曦,還是我的錦年,不深不淺,勾勒所有的溫暖如蓮。這時節,花未眠。當風吹落那些有些泛黃的信紙時,終于忍不住淺酌慢飲那段歲月的茗香。只是,再也驚不起蠶絲般輕羸的水紋。某年某月,不太深也不太淺地寫下這些文字,直到現在可以輕輕地回首,叫它們:青春往事。很多人,聚了又散了。很多事,來了又走了。是以為記,是以為祭……

盛夏過,花事了,往事知多少?記憶總是空的卻又滿了,回首總是冷的卻又暖了,聽一朵花開的聲音,忘記年少的對白。我知道會微笑的獨角一直守在時之彼,岸未央。遠了,近了。夢里花落,斷然成影,竟是浮夢一場。醒了,曉了。呢喃細語,歸期無言,換來淚流滿面。

想起一句話:芭蕉簾外雨聲急,匆匆而過的是時間。人生就是過程,青春尤其短暫,而幸福就好像天空中點點繁星,思念如同把一個愛字,鑲嵌在最美麗的詩行。當華燈初上,夜色闌珊,如水的月色里,抖落了一地相思的花瓣。年華卻是失效信,寄不出思念的只言片語。回憶退回成畫面,記憶零散為情節,我們像躲在某一處時光深處,摘下厚重的面具遙望一座青春的空城。末路年華,寂若安年,連同無數個我們,生如夏花,逝如風……在偶然的初夏瞬間,你是我最美麗的遇見。我在找尋你所藏匿的時光,它們刻在誰的掌紋,倒映在屬于誰的夏天。混沌了光線,拉長為舊日畫面,觸摸到光陰厚重的彌留。我躲在年輪的光圈,獨自化作思念。沒有人會在乎指尖劃過的弧線,只有你迷離而又溫柔的雙眸,才是黑夜最驚鴻的一瞥。當這個城市某一天突然蒼老,蜷縮在卑微的后面,看日漸陰霾的天空,想凋零破碎的時光,然后我一個人地老天荒。

誰的思念,如癡如醉。誰的諾言,無邊無際。誰在吟唱那首綿長而動聽的情歌。是誰在半夏彈奏,彈奏一首五月天。是誰在半夏承諾,承諾給我永遠。有些故事,是要用全部力氣去經歷的。而有些記憶,是要用一輩子去銘記的。我見過一個人的溫柔,那是一個傳說。歲月如斯,攜了念念不忘的無奈是為了誰。我轉過身,他已消失不見。消失只是自己一個人的事,不需要說再見。在物是人非時,我沉浸著快樂。在物似人非時,我傷感著回憶。在物逝人飛時,我淡定著遺忘。作繭自縛的游戲結束在繁華殞落之時,終是不經意間錯過了花期。將想念安放在這樣一個夏季。從未有過的放肆,有生之年,在我有限的記憶里,斑駁交織著的纏綿。某一天,你會凝固成一個美麗的姿態,永久定格。這是屬于,這個夏天的想念,就在那邂逅的窗外。

這是個頹廢的季節。風拂過蕭瑟的樹葉,提醒著在劫難逃的歸宿。心里隱藏著太多的秘密,亦從未停止過揭穿,因了這樣的永無止境。終究是什么讓我們變得尖銳,變得殘忍,變得歇斯底里。半透明的冬夜里,寧靜淹沒了過去與未來,那么空靈而沉重的,如同小鳥跳動著的心臟,嬰兒印下的足跡,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青春亂,一場盛大的劫。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