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小冰:那年,我們曾相遇

暮色四合,天邊的浮云已經漸漸暗淡,人走,茶就涼,無邊明月照你涉水而過,萬丈紅塵飾你以錦繡,千朵芙蓉衣你以華裳,為什么你竟一去不回?輕易穿越我一生的滄桑。

隔著歲月的滄桑,望季節山水蒼茫,我知道,你是我永遠回不去的原鄉,我們注定坐望于光陰的兩岸,倆倆相忘。

彼岸花開似錦,鶯飛草長,你燦爛的笑容點燃漫天春光。

而我卻只能在這里寂寞守望,落英繽紛,秋日冗長,我拈花含淚的微笑詮釋多少凄涼。愛,如此繁華,如此寂寥。

或許,愛情如演戲一般。

戲落幕了,你轉身離去,你只是在演戲。

而我,還在這里,我演的是生活。

或許,你也曾哭過,那也只是為戲里的我難過。

或許,轉身,擦肩,我與你的緣分,也只有這回眸的剎那而已。

原來以為,春去春會來,花謝花會開。可后來我才知道,再來的已經不是那個春天,再開的也不是那朵花了。

或許,人生大抵如此,錯過的就會永遠擦肩而過,失去的也永遠不會復得。

就如你我的相遇,其實結局早已抵達,只是我們渾然不知。擦肩而過,或許不夠一生回憶,卻足以使所有的年華老去。

還記得,那年,那個冬天,漫天雪飛,我們牽手走在粉白的純潔世界里,我瞥見,在那澀黃的樹枝里,有一片枯黃的樹葉,狂風中也沒能分離出樹枝。

你,會是我的那片樹葉么?

或許,跟隨著那片樹葉……

夜又深了,窗外,月華如水……

在這樣的夜,真想有個人陪著我,聽檐雨,數星星,看花落,或者只是在燈下靜靜的相視,什么也不說。如果可以,那該是怎樣的風景?

而此刻,我什么也不敢去想。不敢想皎潔的月光,不敢想舊日的時光,無盡的懷想只能給我無盡的傷。

這樣的時刻,我只能關了燈,倒上一杯酒,點燃一支煙,開了電腦,可是,不經意間又放起了那首熟悉的老歌。

或許,真的沒有人知道,此刻的我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渴望理解?渴望傾訴?還是渴望再相遇?

或許,還是不得不沉默的去面對一頁書,一盞燈,或許也只能這樣。

以一種無可奈何的選擇去體驗生活。

以一種無可奈何的解脫去麻醉落寞。

推開窗,攤開手掌,滿指月光,就像你的承諾。只是流年似水,匆匆從指間滑過。

于是立定原地,看命運如何寫我們之間的一切。

暮色四合,天邊的浮云已經漸漸暗淡,人走,茶就涼,無邊明月照你涉水而過,萬丈紅塵飾你以錦繡,千朵芙蓉衣你以華裳,為什么你竟一去不回?輕易穿越我一生的滄桑。

于是扼腕斷指,奮筆疾書:相忘于江湖。

舉目四望,偌大的煙水亭畔,只我一人,空對一輪靜靜的滿月。竟是不能不忘。也罷!只是可否如你一般從容的拂袖而去?

回憶如能下酒,過往能否當作一場宿醉?

醒來時,天是否依舊清亮,風是否依舊分明?而光陰的兩岸,從此再無你我,我知你心,誰又知我?

或許,無須更多的纏綿,無須更美的語言,我們注定無果,注定了這一場離別。以滄桑為飲,年華果腹,歲月做錦衣華服,于滾滾紅塵里,悄然轉身,然后,離去。

那年,我們曾相遇,可是聚無盡期。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