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處世,潛心做事,正直做人含哲理

低調做人,不會使自己變矮。低調不是下降,更不是貶低。相反,低調做人、潛心做事的人不但不會下降他的社會價值和社會位置,反而會得到社會更普遍的承認和人們更廣泛的尊敬。

文/心泰身寧

我被這個故事所感動,一群年輕人常常結伴在一泓深潭邊釣魚,令他們奇怪的是,有一個漁夫總是在潭上邊不遠的河段里捕魚,那是一個水流湍急的河段,雪白的浪花嘩嘩地翻卷著。年輕人都覺得這個漁夫很可笑,在浪大又那么湍急的河段里,怎么會捕到魚呢?

有一天,有個好事的年輕人終于忍不住了,他放下釣竿走到漁夫面前,只見漁夫提起他的魚簍往岸邊一倒,頓時倒出一團銀光。那一尾尾魚不僅肥,而且大,一條條在地上翻跳著。年輕人一看就傻了,這么肥這么大的魚是他們在深潭里從來沒有釣到過的。他們在潭里釣上的,多是些小魚,而漁夫竟在河水這么湍急的地方捕到這么大的魚。這是為什么呢?

漁夫笑笑說:“潭里風平浪靜,所以那些經不起大風大浪的小魚就自由自在地游蕩在潭里,潭水里那些微薄的氧氣就足夠它們呼吸了。而這些大魚就不行了,它們需要水里有更多的氧氣,沒辦法,它們只有拼命游到有浪花的地方。浪越大,水里的氧氣就越多,大魚也越多。”漁夫又得意地說:“許多人都以為風大浪大的地方是不適合魚生存的,所以他們捕魚就選擇風平浪靜的深潭,但他們恰恰想錯了,一條沒風沒浪的小河里是不會有大魚的,而大風大浪恰恰是魚長大長肥的條件。大風大浪看似是魚兒們的苦難,但這些苦難卻是魚兒們的天然給氧器啊!”

大風大浪這些“苦難”是魚的“給氧器”,而那些人生坎坷和困苦是不是我們人生的“給氧器”呢?我們總是在為自己營造和尋覓人生的風平浪靜,我們總是在為自己追尋生活里的和風細雨,我們是不是靜潭里的那一尾尾小魚呢?

水流湍急浪花飛濺之處是大魚,那么,命運沉浮遭遇坎坷將會砥礪出巨人了。我們說巨人來自低調生活里,所以說為人一般以低調為宜,就是不張揚、不夸耀、不賣弄、不隨便抬高自己的價值,不要像有些人那樣,不遺余力地傾銷自己。低調,人就是走了大運、干了大事,或者在某個范疇取得了突出成績后,也不會忘乎所以,盛氣凌人,而是以安靜淡然的心態看待勝利。低調的人,知道自身之微小,因而理解敬畏大自然,理解敬畏人世間一切永恒和博大,會信任付出終有回報,所以他們蓄勢待發。從不討巧,他們依附的是自己老實的勞動,從不張狂,他們清心、恬淡、從容,方能走得更遠,平時舉止會收斂、蘊藉。他就像大海,永遠把自己放在低處,但沒有人能否定它的深奧。

蓋今日滾滾紅塵中,對名利的追逐、張揚總是那么令人憧憬。張揚是顯赫和光榮的象征,而低調則是厚德和大智的代名詞。實在,張揚有張揚的風光,低調有低調的風景。天道酬勤,人生中擅長低調經營的人,最后也往往能到達勝利的頂巔。

在現實生涯中,那些飽學之士,堪稱“巨匠”、“國寶”的人,無不表示出虛懷若谷的品德,讓人贊嘆呵。有名學者、北大教授季羨林曾被學術界和國人譽為“國學巨匠”、學界(術)泰斗、“國寶”,而季老先生公然撰文,聲稱“我自己被戴上這一項項桂冠,渾身起雞皮疙瘩。我一生做教書匠,爬格子,在人文社會科學的研討中,說我做出了極大的成就,那不是事實!”季老公然聲名:“請從我頭頂上把一頂頂桂冠摘下來。三頂桂冠一摘,還我一個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歡樂。”錢學森是我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是家喻戶曉的“科技元勛”。然而,他卻謝絕上任何名人錄。當中心領導看他,高度評價其突出貢獻并號令全國所有科技工作者向他學習時,他卻連連擺手說:“向我學習,不敢當!”錢老居功不自負的品德,讓我們讀懂了一個高等知識分子低調做人的風范和境界了。

低調做人,不是碌碌無為,而是懂得什么該為什么不該為的準則,低調做人不是消極怠慢,而是懂得什么該爭什么不該爭的內涵;低調不是沒有胸懷抱負,而是理解凡事適可而止;低調不是不求上進,而是深諳“高處不勝寒”的道理。在物欲至上的紛雜俗世中,情愿低調的人,真是最難得的人生景致。無論工作中的“撓頭事”,還是家庭里的“難唱曲”,都要淡泊從容,冷靜應對才好。低頭做人是美國美國物理學家,發明家,政治家,社會活動家富蘭克林的做人原則。在談到其勝利之道時,他說這一切緣于一次訪問。那是他年青的時候,富蘭克林應一位老先輩之約。老先輩把約會地點放在一個小茅屋里。富蘭克林來到,他大步流星,“嘭”的一聲,他的額頭重重地撞在門框上,痛得他苦笑不已。出來迎接他的老先輩見他這個樣子笑了笑說:“很痛吧,這就是你這次來的一個最大收獲。一個人想要洞明世事,練達人情就要時刻記住低頭。也就是說,我們要低頭處世,昂首做人。”放低自己,就是通常所說的低調做人。低調做人,是個心態問題,也是對自己人生價值的估計問題。若自以為非同一般、高人一等,便會放不下架子,頤指氣使,俯視于人。一個人如果總是把自己當作珍珠,就時常有被怕埋沒的苦惱。

要把自己當成一個平凡人吧,與別人沒什么兩樣,才會與人同等、看人平視、待人溫和。低調做人,是一種性情,也是一種心情,更是一種人生態度。錢鐘書他一生埋頭于創作與研討,很少加入什么社會運動,應酬性的運動中幾乎找不到他的身影。或許正是他的這種生涯態度,使他能夠專心在書海里暢游,從而寫出《圍城》、《管錐編》、《談藝錄》等極為優良的作品。事實證實:低調做人與潛心做事就是這樣成正比的。

低調做人,不會使自己變矮。低調不是下降,更不是貶低。相反,低調做人、潛心做事的人不但不會下降他的社會價值和社會位置,反而會得到社會更普遍的承認和人們更廣泛的尊敬。

低調做人,說到底是一種處世的態度,做人的品德。古人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溫溫恭人,維德之基”。低調謙和,是個人成長的“加速器”,是不斷前進的“穩壓閥”,是獲得知識博得信賴的“唆使燈”,是“立德、立功、立言的”必由路。而做事愛好張揚的人,惟恐別人不知道他的位置有多么顯赫,想方想法讓別人知道他多么富貴。實在,在張揚的背后是虛榮心在作祟。在工作和生涯中,我崇尚“高調做事,低調做人”的信條。人生應如水一樣,平和心態靜如水,水從高處來,只向低處流,乃至歸入大海,貴在平靜低調,人生如是,遇事當有平常心:知足常樂,在名利問題上,沒有奢望,就沒有失望,更不會絕望;能忍者常安,除非大是大非,少爭我高你低,忍耐、忍讓一下也就海闊天空、心平氣和了;老實者常在,不做虧心事,當個老實人,吃得香、睡得穩,有時眼前可能吃點兒虧,但最終不吃虧。

正直為人明如水,待人接物不分遠近親疏,一視同仁,人際交往,不拉幫結派,始終保持一泓清水;聽到閑言,不搞興師問罪,一笑置之;原則問題,不隨波逐流,一身正氣。要輕看名利淡如水,人生在世,若能利萬物而不爭,需擺脫名韁利鎖的束縛;人過留名,無可厚非,但不能為名所累。若淡泊名利,來為名利而爭,人生必甚暢意。須知“家有黃金萬兩,每日不過三頓;縱有廣廈千座,每晚只占一間”。笑對坎坷韌如水。

君不見,人生道路曲折不平,不如意事常八九,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風順,面對困難,面對坎坷,需有胸襟,更需堅定、堅韌。勝不驕、敗不餒,寵辱不驚,貧富不移,處順境而不張狂,陷困境而不沮喪,遇險境而不惶恐,遭逆境而不掃興。活得自然、實在、輕松、舒暢啊!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