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一笑,那朵花能燦爛多久

我們的日子也許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我們世界也許也變得越來越平庸。但,如果我們還能在太陽底下呼吸,享受陽光的溫馨,就不要讓那朵精神的花兒在生命里枯萎。

作者:雪燦

每個黃昏,沿著那條清澈的小溪,穿過那條開滿淺藍色野花的小徑,傾聽著那潺潺的流水聲,我知道,那是歲月的長河在靜靜地流淌。

每晚,坐在電腦前敲擊著文字時,墻上的時鐘滴滴答答地走過,我明白那是生命的鐘聲在敲響。

走在青春的末梢,不知從那天起,對自己的年齡敏感起來。日歷一頁一頁地翻過,年齡是悄無聲息地像雨后春筍一樣猛長。偶然再打開相冊,翻翻那些舊相片,竟然驚異于那張有著稚氣清純的大眼睛,留著兩根長辮子的小女孩曾經是我。恍惚間,我似乎意識到,許多東西,就在我們不經意間匆匆地走過。洗手的時候,時間就像“嘩嘩”地流水,一去不可回;走在大街上,看看精品屋里可愛的小狗狗,真想抱一只回家,每晚與自己同眠,可是又怕別人笑著問:“你還是小女生啊!”只能對著那只小狗狗望而興嘆;偶爾遇到小學時的同學,竟驚嘆她以前的秀麗容顏正在逐漸更變,回家照照鏡子,也既然發現自己的眼稍處也有了一抹淡淡的滄桑。似乎就在一瞬間,明白那些舊時快樂的時光,飛揚的青春已經永遠地湮沒在黑暗中,再尋也沒法尋回來。

明白,釋然!人生也許就是這樣,在成長的同時,我們也一樣失落了,那曾經久違的渴盼成長的那份心情。

讀大學時,導師問我:“你認為人的一生一般能活多久?”

我脫口而出,說:“大約二十萬天吧?”

導師微笑著,搖搖頭,拍拍我的肩膀,嘆道:“人生苦短,好好把握吧!”然后翩然而去。

事后,我掐指一算,才知道我們的生命最多不超過三萬天。于是,我也將導師的問題一次次地問自己的學生,他們有的說:“五十萬天!”“三十萬天!”幾乎每位學生的聲音都自信而響亮。當我清楚地告訴他們,人的生命實際只有兩萬多天,一般不會超過三萬天。學生驚呼,大喊:“老師,您是不是算錯了?”我總是微笑地搖搖頭。他們往往再經過一翻爭論后,再認真地計算一番,再統一了結果后,又不約而同地大喊:“暈,這樣少,人生好短暫啊!”我看看他們,學著導師的口吻,嘆道:“人生苦短,好好把握啊!”他們往往沉浸于久久的深思中……

暗夜,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響,橘黃色的臺燈發出淡淡的光。伴著滴答滴答的時鐘的腳步,我的心也在有節奏地跳動起來,那“砰砰”音響是生命強有力的音符,那是生命的顫音。每晚聽到這些聲音時,我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生命還在流淌。很多時候,我討厭著心臟的跳動,它似乎是在每分每秒都在提示著我,生命是在點著數的前行。

可是,我能夠不傾聽嗎?斷然,我不能拒絕!恰如,我不能拒絕兩萬多個屬于自己的日子,一個個地從我的指尖滑過,而后,悄然地溜走。

是的,我的心臟一定是要跳動的,停止了跳動,那就證明那是生命的最終結局。正如,無論枝葉多繁茂,到了秋天必然會凋零,飄落。

童年時爺爺離我而去,因為對死神的恐懼,使我學會跟時間賽跑;前年,奶奶又在睡夢的時候悄然無息地離開了人世,使我明白心臟停止了跳動,那就是表示末日的來臨。明白后,心便釋然。時常平靜地想:當我們走到生命的盡頭,是否在回憶往事的時候,沒有留下任何的遺憾。

每晚,伴隨著時鐘的滴答聲,自己傾聽著自己心跳的聲音,慢慢地合上眼,靜靜地與自己的心靈對話,讓靈魂在這無邊的暗夜里流淌成一首小夜曲。而后,在午夜時分,默默地用文字來祭奠自己的走過生命中所有歲月,追憶著那些似水年華。此刻,那橘黃色的燈光就是我唯一的安慰,與我一起紀念著夜走向黎明的一瞬……

當次日推開窗門,迎著初升的太陽,深深地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氣,總是不由得涌起一種生命的愉悅之情。

生命是孤獨的,而靈魂是飽滿的。我們好不容易在人世間走一回,生命中也許會遇到許多的苦難,可是,我們別無選擇,只有一無繼往地走下去。即便是苦難重重,我也不希望自己的青春被某一種方式囚禁,它應該是絢爛的,完全自由地開放。我更不希望在以后的歲月里,背著沉重的十字架走路。

我們的日子也許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我們世界也許也變得越來越平庸。但,如果我們還能在太陽底下呼吸,享受陽光的溫馨,就不要讓那朵精神的花兒在生命里枯萎。哪怕我們已是無路可走,哪怕我們已是四面楚歌,只要那朵花兒不敗,還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

評論

  • 寫得很好,很受啟發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