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0維:葬身愛情,我學會了成長

我只能說,你的出現如同曇花的美麗,可我卻忘記曇花終究只有一現,劃過夜空的流星再怎么美麗那也只是曾經。我葬身了愛情,可是我學會了成長,只是我要尋愛在2010。

——尋愛2010

我愛著那些寂寞的白雪,如同我愛著那些憂傷的文字,沒有了絢麗的色彩,只留下孤獨的無望,當寂寞的天空中飄著我對你的思念時,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味道,是我昂望長空再也觸及不到的溫柔。是我回首思考我20歲的春夏秋冬。

卷一:站在20歲的頂端回首我的19歲

我還是喜歡翻開那些泛黃的精美紙頁,一遍一遍的讀著那些優美的句子,以前如是,今天也如是,我們的故事,無論走了多久,它仍然是一種美好的記憶。

還記得春雨飄飛的夜晚我們的相識嗎,還記得夏花盛開的午后我們躲在樹下乘涼嗎,還記得秋葉滿地的清晨我們的牽手散步嗎,還記得冬雪紛飛的黃昏我們的心愿嗎?還記得……

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喜歡回想那些曾經給過我傷害的鏡頭,或許有一天那些憂傷而寂寞的文字開出妖嬈的花朵,我就會看著你牽起另一個女孩的手開心的為你祝福。我的19因為有你而燦爛,可我的20歲因為你卻暗淡了,站在20的頂端回首我的19歲,我依然快樂著。

昨夜.宮廷花

席卷風簾,葉飄落,曉看花,零零撒。六月酷暑寒雪紛飛下。望窗外,蒼穹難辨,欲上瓊樓探宮闕。

獨倚竹門,心兒亂,晚賞月,悠悠嘆。半載情思夜深無人念。穿長街,山海昏暗,透過朝夕盼相見。

卷二:20歲的第一滴眼淚

20歲的這個春天,下的第一場雨時,我站在窗前,保持著同一個動作很久很久,看著雨,我有一種莫名的憂傷來自心底的最深處,直到我全身每一個細胞都沸騰,直到我全身每一根毛細血管都砰裂,然后有一股暖暖的液體從眼角流下,咸咸的味道,我哭了嗎?

撐著傘在雨中漫步了好久,我想你,想我們共同的歲月,看著路邊的積水,泛著點點水波,我是誰啊,你明白我的憂郁嗎,20歲,我第一次哭了,因為我在乎的人,他并不在乎我,上帝和我開了一個這么大的玩笑,我說我相信上帝,是因為它叫我遇見了你,可是上帝卻叫我愛的如此疼痛,20年,第一次覺得人生慘敗。

還記得我們相識的的那個夜晚嗎?我們在雨中奔跑,沒有誰明白我們臉上掛著的是雨水還是淚水,也沒有誰明白我們究竟為何哭泣,可是我們卻相遇了,兩個看似沒有關系的人卻為了一個情字相遇了,你靜靜的看著我,幫我拭去眼角的液體,那一瞬間我多么想抱住你,終于知道有那么一個人能夠理解我。可是……

我明白一段感情不是我愿意,我就可以幸福的,看著那些陳舊的往事,我知道我們不適合,三個月我們不再聯系,我如同失去了寶貝的孩子,三個月我寢食難安,你問我過的好嗎?我的回答簡單的只有兩個字:“不好。”結果你卻說:“為什么你的每次回答都一樣,就沒好過啊。”我笑了,說:“習慣了。”可是你卻不知道,兩個字“不好”的背后有多少我想對你說的話語啊。因為思念,所以我不好,因為你的不在乎,所以我不好,當一切的一切都過去了,或許我會說好,可那時我想我已經離開了。

這個春天又下雨了,我會站在雨中聽著最憂傷的音樂,然后漫步走過沒有你的街頭,可是你卻永遠也不會明白,在那一刻我有多么渴望你能理解我,哪怕一分也好。

20歲的這個春天,我又同樣站在了雨中,為另一個人哭泣,為另一段感情祭奠,20歲我的第一滴眼淚為你而流。

卷三:人生能有幾個20歲,人生又有幾個20年

在那么多的文字里,我是憂傷的,或許天生我的身體里就有著那種我無法控制的憂傷分子,20歲,走在行人里,走在迷茫中,我一直走,走在盲人路,然后真的就淚流滿面了,我看著遠方,我有著前所未有的無助,我想我還是在第一時間想到了你,我是真的想要把你忘記還是在試圖記起你,為什么我還是這么憂傷啊。

那個晚上,聽著電話那頭你無奈的聲音,我突然間明白了,我的愛情竟然是一種奢侈品,雖然你從來不說我不好,可是我也從來做不到你所說的好,我那么無力,那么孤獨,那個時候我在想,我怎樣做我才不會再有破繭時的那種痛,也不會再看著刺眼的屏幕想著你過得還好嗎,原來我的20歲就有著沙菲的悲哀。

有時候我想問:“人生能有幾個20歲,人生又能有幾個20年。”我恨你,恨你叫我這么狼狽的在為你編織著這個腐朽的夢。夢醒時,我真的害怕了,我拿起電話,卻再也不敢撥下你的號碼,我突然覺得我的20歲過的這么暗淡,我肆無忌憚的說著我的憂傷,人生其實只有一個20歲,人生能有若干20年。

卷四:20歲側耳垂聽花開的聲音

我總是因為那些無關緊要的事物莫名的落淚,因為我真的明白很多,無論關于你的愛情,還是生命,都一定有那么一個截止的日期,20歲我看著花開了,也看著花落了,20歲我送走了我的愛情。

那時天氣很好,花開的很美,我總喜歡站在花下側耳垂聽花開的聲音。這是真的,一站就是一個世紀,很夸張,我站在那,會忘記時間,很久,就像我喜歡一個人走在馬路中央,不是因為刺激,是因為我喜歡。喜歡這樣思考問題,我想我會把你忘記,但是一切都需要時間,也許是十年,二十年,亦或許是一輩子吧。

很多時候,我都在想你,想到醉生夢死,想到花開花謝寂寥無聲時,可是你卻從來也不明白,我的文字要告訴你的是什么,我依然喜歡一個人站在樹下,垂聽花開的聲音,是因為,這個季節你們都離開了。

卷五:20歲這個秋天屬于我們的快樂

走在黃色的落葉上,聽著腳下“吱吱”的聲音。我的左手邊是你的右手,看著落日的余暉下拉長的兩個身影,我們一起笑著,一起鬧著,一起快樂著,這個秋天我的左手邊不再是你的右手,也不再有著你的味道,你是我穿越宇宙也無法找到的影子,而我眼中也有著你看透一切也看不到的哀傷。

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一起去看海,一起去沖浪,一起去追求我們的夢想,那是那個秋天你穿著天藍色運動服,手中拿著籃球,伏在我耳邊對我說的,那是那個秋天我穿著米黃色休閑服,手中拿著相機,側耳傾聽的。那是只屬于我們的約定,也是只屬于我們的快樂,那個秋天和這個秋天我都因為有你而幸福著。

卷六:20歲決然的揮手然后潸然淚下

那么多只屬于我們的快樂和幸福依然無法留住我們短暫的愛情,雪天里,我們站在那原地不動,不哭了,不笑了,時間靜止了,可是我們卻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文字里流出的不舍和依戀都是假的,你回頭離開,我轉身呼喚,從此天涯兩斷,天各一方。

然而,20歲我依然喜歡站在雪地里去搜尋你的身影,去思念我們的快樂。

飄雪-夢醒時

昨夜夢回春光燦爛時,梨花如飄雪,鶯鳴叫,若相思。唱婉歌,覓良偶,畢竟兩情長久比翼飛。

今朝夢醒冬雪紛飛日,萬物皆素妝,吾悵惘,似蠶簾。苦無主,誰明了,倒是一別無奈斬千愁。

卷七:葬身愛情,我學會了成長

落寞的文字,寂寞的花,無論時間帶我走向何方,我懂得了該何去何從,我只能說,你的出現如同曇花的美麗,可我卻忘記曇花終究只有一現,劃過夜空的流星再怎么美麗那也只是曾經。我葬身了愛情,可是我學會了成長,只是我要尋愛在2010。

評論

  • 我已經不敢再奢望愛情,第一個:暗戀、我十三她十四,三年后,我想表白的時候她告訴我她已經有男朋友;第二個:直白、我已經十七歲她十九歲,我對她表白,沒有拒絕但是讓我猜,我可以牽她的手,可以帶她轉校園,平安夜她卻告訴我只是把我當弟弟。為什么不早告訴我啊!
  • 太慘點吧
  • 和我感覺一樣。只是我沒有你有才
  • 我的愛又在哪呢
  • 愛 很 殤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