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靈兒:圣誕夜,不知是否依然有你

圣誕節一天天臨近。我的心卻在此時漸漸糾結,擰成一股,浸潤著慌亂與疼痛。

2008年的圣誕夜,北方的大雪毫不吝嗇的敬獻著大地。車子的轱轆在半尺高的雪地上執拗。車窗外一片銀裝素裹,路邊的排柳結成條條冰凌,映著商業街膩膩眨著眼睛的一片霓虹,似一群頑劣的孩子,閃進瞳孔,又倏的一下溜走。就連原來灰暗的天空都被這一切映紅了臉頰。漸進市中心,同行的車子也慢慢的多了起來,一張張面孔都煥散著似是而非的狂熱。車頂上沙沙的細啐與車輪下的軋哏似乎也一同附和著這個原本只屬于西方的節日。

全市的車子好像約好了似的在市中來個大展覽,否則怎地連個車位都遍尋不到?為了拼得一席之地,司機們都瞪紅了眼尋找著每一個可以駐足的旮旯。

所有的KTV都擠滿了人,一行人只能在大廳中饑渴地望著公共熒屏,祈禱能在這圣誕的夜空留下一曲屬于自已的歌聲。服務生細長的身子套著寬大的圣誕老人的紅袍,穿梭于賓客之間,用幾支玫瑰還有那與圣誕老人相差甚遠的微笑交換著一張張紅艷艷的人民幣。看那些不知為何而瘋狂的身影,奇怪著大洋彼岸那個家人團圓的日子為何成就了東方如此喧噪的人潮。

零辰時分,商場與新街依舊燈火通明,打折促銷吸引了夜間行走的人們。路邊一個接一個的攤位琳瑯炫目。一個蝴蝶結扎成的兩個蘋果吆到了天價依然被眾人哄搶;大紅的圣誕帽扣在那些個不再年輕的臉上,透著一絲詭異;一串串一米長的糖葫蘆在小小的擎桿上搖搖欲墜……在這個日子,似乎不管平日里多么吝嗇的人都在盡情的揮散著鈔票;似乎過了今天就不值一文的物件卻可以換來足以幾月悠哉的日子。呵,多么不可思議的日子,盛況蓋過了承傳了千年的春節。

隨著眾人的步伐在熱鬧的步行街上游走,感染著那一張張笑臉上的喜悅。

在街的轉角,那唯一有暗影的角落。我看到有一個孩子。一個小小的,孩子。

我掙脫人群奔了過去。剎時間似有淚水滑落,刺激著喉結一陣陣抽搐。一個小女孩,蓬亂的小腦袋上不知用什么東西扎著只小辮兒。黑黑的小臉兒,兩只大眼睛不住滴著眼淚。一排還未來得及換掉的乳牙緊緊咬著已經干裂的下唇。掉線的毛衣和一條單褲裹著那個小小的身子。稚嫩的膝蓋毫無遮掩地跪在還未扒清的雪地上。身前放著一個露底的飯盆,里面零零散著幾個硬幣。

我伸手摸著那張小臉兒,一抹乍涼侵入掌心。

“阿姨,我冷。”小女孩的眼淚此時如決堤的水沖刷著她那已裂口結袈的臉蛋兒。

我緊握住孩子的小手。大腦似乎已經停止了思考,只感覺到洶涌的液體肆意的充斥著眼眶。

隨后追來的友人細細的詢問著小女孩,她顫抖著身子帶著幾分驚恐小心的回答。

“是爸爸,爸爸讓我出來的。”

“那邊的叔叔阿姨不讓我同他們擠在一起。”

…………

“走吧,她有親人。”朋友們拽著我的胳膊。

我傾盡所有塞進小女孩兒的手心。擠進人群卻再也不敢回頭。

扎著蝴蝶結的蘋果、大紅的圣誕帽、一米長的糖葫蘆、揮霍著鈔票的大手……街邊依舊,人潮依舊。

回家的路上一行人一直保持著緘默。不是怪她擾亂了圣誕的心情,而是擔憂這圣誕的大雪會不會凍壞了她帶淚的小臉兒。

圣誕節一天天臨近,擾著我復雜的心境。

評論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