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葬禮

灰白的天空,大火破屋而出的欲望正在上升。火光中隱隱約約有個人影逃了出來。

Bush收拾好行李后,坐著馬車進城了。清晨時刻的陽光,是從天堂播撒下來的一道道金線,讓大地透出輝煌,照耀著人們驚異的目光。“你們看到沒有,那個傳說中的怪物。”“聽說他一個人在樹林里隱居四十年,從不跟任何人接觸,真是個冷漠無情的怪人。”人們都在對他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他來到Quinn殯儀館門口,Buddy打開門,驚訝地看著站在他面前的這個長滿絡腮胡子的怪老頭。“你要進來嗎,先生?”Bush走進屋子,正當Buddy要關上門時,Bush用手擋住了門:“不用關。”而在一旁的殯儀館老板Frank正在和別人通電話。“Frank Quinn先生,這是Bush先生。” Buddy向Frank介紹道。Frank迅速喝下一杯水,和 Bush握了握手說:“進來吧,很榮幸。要咖啡嗎?很榮幸。”“你是不是從哪里來的?”Bush問道。Frank點點頭:“其實說哪里都行,是的。給他找張椅子,Buddy.” Buddy迅即拿了張椅子放到Bush身旁:“請坐,先生。”Bush坐下后,立刻掏出一捆錢丟在桌子上,Frank也坐了下來:“請問我們能如何幫到你,先生?”“我需要一場葬禮。”“你可算找對地方了。請跟我來。”說完Frank站起來,轉身走了幾步后,敞開簾子,Bush和Frank跟隨他走進一間擺滿了棺材的房間。Bush仔細地打量著這些棺材,Frank見Bush不是很滿意的樣子,于是拉開了身后的簾子,那是一件做工十分精細的棺材,“核桃木的,鋼把手。”Frank對Bush說。“不說棺材了,還有什么?”“隨便,你想要什么都有。鮮花?”“不……”“墓地?”“已經有了。”“一流的服務。”“派對。”“什么?”Frank驚訝地問道。“一場派對。”Frank驚訝地朝Buddy看去,Buddy也感到不解:“什么樣的派對?”“葬禮派對。”“我們能辦到。”Frank自信滿滿地說道。

“我也要參加。”Bush對Frank說。“放心,我會讓你參加的。”“我現在就想要參加。”“你想要,活著,參加自己的葬禮派對?”Buddy看了看Bush,又看了看Frank問道。“是的。”

Bush點點頭。“但是如果您還沒有去世,是不能舉辦葬禮的。”Buddy瞪大著眼睛看著Bush說道。“等等,這只是個細節,我們可以再研究。”Frank微笑著說道。“真是個巨大的細節。”Buddy嘲諷道。Frank 對Buddy 使了使眼色,暗示他注意Bush 手中那一大捆錢.“你想要辦場葬禮派對,當你還活著的時候,所以你也能參加。”“行不行?”Bush問道。“當然。”Frank興奮地舉起雙手,眼睛里仿若藏著寶石閃閃發光。

人們陸陸續續來到Bush居住的原始森林,甚是熱鬧。

“你現在該做什么?”Bush看著窗外的人群自言自語。

“我的一生可謂經歷豐富,但我從未做過這樣的事,你們都聽說過布什先生的事,但今天你們將聽到一些不為人知的事,他自己的故事。”主持派對的Frank對在場的人們說。

坐在鏡子前穿著西裝的Bush腦海里不斷閃過大火破屋而出的畫面。那團火焰有如血中曼舞的青鳥。

整理好著裝的Bush走出屋子,準備迎接屬于他的葬禮派對。他穿越森林,穿越人群詫異的目光,走上階梯,來到臺上。“好吧。”Bush示意牧師可以開始了。“我是Charlie Jackson牧師。”人們紛紛抬起頭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前面這兩個人。“我們可以想象到好和壞,對和錯,”牧師舉起手中的拐杖說道。“相去甚遠。”臺下的Frank和Buddy都聚精會神地望著臺上的牧師,生怕錯過了什么。“但事實是,他們經常混雜在一起。”牧師繼續說道。站在一旁的Bush沉默不語,從容地聽著。“大概四十年前,Bush走進了我的生活,然后他離開了,在這之間,他造了我見過的,最漂亮的教堂。”說完牧師看向了Bush,Bush開始顯得有些意外。“那個教堂里發生了很多美好的事。”牧師將身子轉向Bush說道。

“好了,Charlie,謝謝,非常感謝。”就在這時,Bush打斷了牧師的講話。他走向牧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個好人,Charlie,謝謝。”“好吧。”牧師于是低頭往后退了幾步在一旁坐下了。“我得一直走到伊利諾伊州才能找到一個會替我說好話的人。”在沉默了數分鐘后,Bush終于開口說話了。“真是該死。”臺下的人群用不解的眼神注視著臺上這個老人。“所以,”不只是臺下的人群,連牧師也好奇他接下來會說些什么。“現在……”Frank和Buddy都期待著他接下來的發言。

“我不聰明,也不明智,我也不知道我是哪種人,我總是焦躁不安。雖然我看到這個世界,但我從未有目的地去過哪里,因為我做了讓自己羞愧的事,我永遠無法彌補的事,你們大概都覺得你知道你做過什么,或者你不會做什么,我希望你們能一直這樣。真的,當我告訴Charlie我做了什么,”坐在一旁的牧師目不轉睛地盯著Bush。“他告訴我對上帝懺悔,還有法律……你知道,其他的人,然后我就能得到寬恕,但我不想要寬恕。不。”Bush搖了搖頭。“我需要讓我做過的這些事,”臺下的人群全部仰起了頭,Mattie穿過了人群。

“一直在我的生命中,所以我從未告訴過別人,你們看到了,沒有人。”Mattie站在了人群中最前面的地方。Bush又沉默了。牧師也低下了頭。“我愛上了一個已婚女士,不知道為什么,她也愛上了我,”Mattie急切地看著Bush。“我唯一一次陷入戀愛,我們計劃一起私奔,開始新生活,新家庭,但不知為何,在我們約定的時候她并沒有出現,我有個奇怪的預感,她的丈夫開了門,他的手上有血,”Mattie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Bush。“我狠狠地把他打了一頓,”Mattie的眼里閃爍著淚光。“我不記得怎么上樓的,我只記得樓梯上有個錘子,上面有血跡和頭發,我在臥室發現了她,在地上爬著,在我到她面前扶她起來之前,”Mattie傷心地低下了頭。“一盞油燈撞在墻上,爆炸了,然后她的丈夫騎在我頭上,叫喊:‘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他了。’”說著Bush舉起了拳頭示意,微笑著。“但事情不對的時候,總是有有趣的事發生,就像鐘表停下來,你有充分的時間去思考,我看到她丈夫在上樓之前就已經把樓下都點燃了,你看,然后當我把他的頭往墻上撞,試圖擺脫他的時候,我非常清楚地意識到,這都是我的錯。”Mattie閃著淚花的眼依然望著他。“如果我只是,從沒跟她說過話,在我想這些的時候,我看到那個他扔出來的煤油燈,把我們所在的房間也點燃了。然后我發現到……我身上著火了,”說著Bush擺動著手,張大嘴巴做出夸張的表情。“我試圖把火熄滅,但是不能,”在Mattie的心里,眼淚在沸騰,對于Bush那樣鎮靜地說出的不幸,覺得好似飛蛾一般,可憐地在那里顫動。“我擺脫她,轉過身,非常疑惑,我看著地下,我看到她躺在地上,”Mattie仿佛明白了什么,低下了頭,又看著他。“我叫她的名字,你知道她的名字,Mattie,你的姐姐Mary Lee。有時候我也開玩笑地叫她Mary Lou.我再一次叫了她的名字,然后……”Bush的表情顯得有點痛苦。“我看見,”Bush抽泣著,“我唯一的愛人,”他已然聲淚俱下。“你的姐姐,身上也著火了,然后……”Mattie依然望著他。“我非常羞愧,”在Bush兩頰的皺紋里是顫動的眼淚。“我彎下身,想把她扶起來,”Mattie低垂著頭,不愿面對。“接下來我知道的是,”Bush張開雙臂:“我在飛,”Mattie用手不停地擦拭淚痕,凝神注視著地面,淚水就像那山崖上的清泉。“是啊,我在飛,我不知道我怎么出的窗戶,不管我如何會想,我就是記不起往外跳。我覺得我可能殺了他。但也可能是他推了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向你們發誓,如果我把她留在那里,我知道的所有都是一個謊言,但這不重要,這不重要,我沒能把她救出來,就差一點,我沒有。我很抱歉,這就是我的故事。”

臺下疊加著層層的寂靜與沉默。“我現在想請求原諒了,如果可能的話,然后,我不介意下一次是真的葬禮,但是請原諒我。”Bush朝Charlie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而Bush轉身離去。

回到房間的Bush只是靜靜地坐著,落日為人群加冕。狂歡之后,月光的挽聯鋪向天邊。他依舊握緊她的相片入睡。在睡夢中,他看見他的愛人再一次向他走來……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