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弦斷,那一世木槿花開

楔子

石國胡兒人見少,蹲舞尊前急如鳥。織成蕃帽虛頂尖,

細氎胡衫雙袖小。手中拋下蒲萄盞,西顧忽思鄉路遠。

跳身轉轂寶帶鳴,弄腳繽紛錦靴軟。四座無言皆瞪目,

橫笛琵琶遍頭促。亂騰新毯雪朱毛,傍拂輕花下紅燭。

酒闌舞罷絲管絕,木槿花西見殘月。

木槿,七亂哥哥考考你,這首詩是誰寫的?

嗯,我想想,哦,我知道啦,是《王中丞宅夜觀舞胡騰》,唐朝的劉言史寫的!七亂哥哥我好厲害吧,嘿嘿。

呵呵,木槿,你的詩詞范圍可真廣啊,什么都考不到你,不如你教七亂哥哥吧。

不啊,七亂哥哥更厲害呢。

那,我問你,這首詩是寫什么的啊?

當然是寫木槿花的啊,你沒看見“木槿花西見殘月?”么?

是寫給木槿的,不是木槿花。

是寫給木槿的。

······

木槿,這首詩,終是圈禁了你一生。

1.

暮春的風徐徐吹過,庭院里幾棵飽經滄桑的木槿樹上結滿了白色的木槿花。風緩緩一吹,漫天的木槿花齊刷刷地飛舞。幾瓣木槿花吹入我正彈的紫檀香木琴上,映著木琴上用淺墨勾勒的線條,煞是好看。

爹爹說,十五年前,我便是在這一個不晴不雨、漫天飛舞木槿花瓣的一天降生了。

十五年前,那個襁褓中的嬰兒似乎對這木槿花開很高興,嘴里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說什么,粉嫩的小手四周搖晃著,一瓣木槿花悄悄落入嬰兒眉心,淡化了眉心淺淺一點朱砂印。

爹爹給我取名:木槿。

木槿,木槿。爹爹常這樣叫我。嗯,真的是很安詳,美好的名字。

我從小便知,我是木府的二小姐,爹爹是朝廷命官,年滿十七歲那年,我將被送入宮,或是給官宦人家做妾,或是做皇上的妃嬪。

于是,爹爹便四處找先生教我學琴棋書畫,把我培養成一個名門閨秀,而進宮做妃嬪,幾率也大些。

沒錯,我只是爹爹手中的一顆棋子、一個升官發財的機會罷了。

有時候我會覺得,爹爹始終是偏心的。除了在外人面前夸他有個知書達理的女兒,平時對我也是淡淡的,就像他平時叫姐姐叫落落,叫我卻叫木槿一般。

姐姐,雖然是姐妹,可我們的性格愛好卻大相徑庭。姐姐總是喜歡著一身夜游衣,把頭發梳成男孩子的樣子,而且她不知道從哪兒學會了武功,整天不見人影。爹爹雖在外人面前很少提到姐姐,而他對姐姐卻寵愛甚佳,爹爹從來都不會逼姐姐做她不喜歡的事,而我便不一樣了,我是小姐,我是大家閨秀,但我卻從來都不是我自己。

2.

“雁落灘折影,暮風吹柳柳花搖。弦起伊人多思愁,聲聲抑復鳴。賦長歌,一曲罷嘆舉樽盡,淺眉猶月擾人心。”我如往昔搬彈著,木槿花灑了我一身。

“姑娘好才華。”一個帶有磁性的男音把我嚇了一跳。

我轉過頭,只見一個身著一襲白衣、眼神溫柔地像潭月光的男子,手拿著一把寫有詩句的桃花扇,一看便知是位儒雅文人。

他的眼眸清冷,又讓人捉摸不透,方才淺淺一笑,露出兩個醉人的酒窩。他,長得,可真漂亮。

我看呆了。他,大概是我此生見過的最好看的男子。

木槿。爹爹喚著。

我這才回過神來,對那個男子尷尬一笑,兩頰如桃花沐露。

信手拈來無意句,讓公子見笑了。我微笑著福身。

木槿,這位是爹爹給你請的詩詞老師。爹爹笑著對我說。

他,真的是我的詩詞老師么?我幽幽地想。

小女木槿見過公子,若來日詩詞不佳還望公子多多指教。

姑娘大可不必多禮,在下單字七亂,不如今后姑娘與我互稱名否?

我輕點頭。是的,他是,七亂,我的詩詞老師。

3.

這是他教我的第一天。他并沒有像其他先生一般地教我詩詞格律,平仄押韻,而是跟我講關于詩詞的故事。當然,我也知道不少。我們有時佇足溪畔,有時輕泛扁舟,有時樽酒對弈。我知道,他眼中的我是一個聰明、漂亮又有才華的女子,然而,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樂的。

只因,他是我的七亂公子。

只是,姐姐,我要的已不多,七亂你為什么要和我爭呢?

當我含著羞澀的笑給七亂送去我親手熬的木槿花粥時,我萬萬沒想到,我最摯愛、我最相信、我最愛戴的姐姐竟然會這樣。

七亂,來,七亂來抓我呀,哈哈哈,笨死了,我在這兒呢,你抓不到我······

耳畔的聲音尖銳刺耳地讓我厭惡。

眼前的七亂正被一條雪白的絲布蒙著眼睛。

木落小姐,木落小姐,你在哪兒啊,別跑太遠啊····

聲音依舊是那么動聽。

說了別叫我小姐,叫我落落····

姐姐嬌嗔著。

姐姐,我的好姐姐,木槿要的不多,你不要跟我爭七亂好嗎?

我的心立刻揪在一起,我全身在發顫,手里滾燙的木槿花粥啪的一聲掉在地上濺開了花。

我傷心欲絕地推開門便走,我只想,好好的哭一場。

七亂,我的七亂并沒有來找我,待我回去的時候,他們還在玩捉迷藏。

不,我不能讓他們看出我很悲傷。因為我是大家閨秀,爹爹的驕傲,將來的妃子,無論如何我都是最高傲的。

以后的詩詞課還如以前一般。只是,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厚厚的可悲的屏壁了。

七亂,你告訴我你懷念以前的日子好嗎?

七亂,我們還如以前一樣談論詩詞好不好?

木槿我告訴你哦,最近我做了一道好難吃的菜,你知道第一個試吃者是誰嗎?哈哈,是七亂誒,你沒看見他辣的那個猴樣,笑死啦,哈哈哈·····

姐姐,我假裝微笑地聽你講,你知不知道,我的內心有多難過?

七亂,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落落,你下次下手能不能輕點啊,疼死我啦······

耳畔一片嬉笑聲仿佛在撕裂著我的心。

直至,有一天。

七亂居然向爹爹提親要娶姐姐。

七亂,其實你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對不對?

七亂,我們已經回不到從前了是不是?

爹爹,爹爹竟然同意了。

姐姐,我最愛的姐姐在她大喜的那天穿得真漂亮。

在七亂迎娶姐姐的那天,我偷偷的潛進七亂的房間,問他:木槿,也可以嫁給七亂公子嗎?

七亂撫摸著我的臉:七亂此生只愛落落一人。

他擦肩而過的剎那,紅梅愕然地灑落我一身。

從此,揚州木氏二小姐從此在婚禮中走失。

4.

為什么,為什么爹爹不喜歡我,姐姐討厭我,連你也要嫌棄我?

七亂,七亂,我多想回到初見你的那一天,我們一起寫詩好么?

姐姐,你什么都得到過,什么都可以得到,你難道就不能分一點點給我么?

七亂,我姐姐她到底有什么?我會寫詩,我會歌舞,我會下棋,我會女紅,我姐姐呢?她每天只會飛檐走壁,跳來跳去,她什么都不會!

十五歲的我,在朦朧月色中,因看不清前面的路,竟失足掉進一個大黑洞里。

四周伸手不見五指,黑得讓人心驚膽戰。我蜷縮著,耳畔是我均勻的呼吸聲。

依稀月光射入,卻仍看不清楚。好黑,好冷。姐姐和七亂此時在干什么呢?哦對,我都忘了今天是他們的大好日子了。想到這里我便鼻子一酸,竟落下幾顆淚來。

來吧,來我這里。

耳畔的聲音如此讓人著魔。好暈,好累。

木槿,木槿,這個可憐的姑娘,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愛你、憐惜你了,快來吧,來尋找你的快樂。

迷糊中依稀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竟循著聲音走去。

木槿,你清醒點!我反復提醒自己,可不知為何像中了邪似的,停不下腳步。

·······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完全不記得剛才的事了,只是感覺頭昏沉沉的。

姑娘,你醒了。一位約莫七十歲的老嫗急忙走到我身邊遞給我一杯茶。

我感激地笑笑。后來,我才知道,她是魔君手下的一名魔女,早在她十幾歲那年,她因心上人背叛她而請求魔君想辦法弄死她心上人。當然,這并非其所愿,只是所謂魔君乃是心魔,他有辦法控制一個人內心最軟弱的地方,而這個老嫗后因心智未完全被其掌控而替她心上人當了魔君那致命一箭,可畢竟她是魔女并不會這么容易死去,而代價便是一日如三秋般迅速老去。

我聽了感覺毛骨悚然,立刻問她:那····那我現在在哪?

老嫗不以為然地笑笑:在你內心。

我嚇了一跳:我內心?

心中有魔,所見皆魔。姑娘,你可有什么不高興的事?老嫗說。

我最心愛的男子卻喜歡我姐姐。我幽幽的嘆息。

老嫗又笑笑:那····你想得到快樂嗎?相信我,我將會使你成為天底下最快樂的人。

我淡然的閉上眼睛,我已無力去計較什么了,只是覺得好累。

我究竟該怎么辦?

5.

木槿花開的好美呵,落花時節卻未逢君,心中淺淺的惆悵油然而生,我依舊在漫天飛舞的木槿花瓣下彈琴,猶似初見時。

只是,我的內心卻少了初見的那份單純與寧靜罷了。

現在,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回木府。

待我回去,我萬萬沒有想到,一夜了,木府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我失蹤了,還是各忙各的,剛見到我的小玉還甜甜的叫了我聲二小姐。

原來,我只配做空氣。

老嫗說,只要我把這包粉末泡在姐姐喝的茶壺里,就可以得到快樂。

我沒想到,她竟然拿了一包斷腸草的粉末給我,而姐姐,已經咽了氣。

我···我居然殺了我的親生姐姐!我嚇得急忙拋開那個茶壺,更無顏面對姐姐,只是捂著臉一個勁兒的哭。

木槿,你是木槿嗎?你什么時候學會下毒了?你怎么那么狠心,連你至親至愛的姐姐都毒害!我反復的問自己。

很好。不知何時老嫗出現了。現在木府所有人都沉睡了,唯獨和你爭七亂公子的姐姐也死了,從此七亂是你一個人的了。

不,我并不快樂。姐姐被我殺了,我是個陰險狠毒、自私自利的人,我怎么可以這樣····

老嫗指著一旁正在安靜沉睡的七亂,看,這就是你最愛的人了,你好自為之吧。說完便不見了。

我呆呆的望著,許久才提起沉重的腳步緩緩向七亂走去,走到他跟前,蹲了下來。

這就是那個讓我愛了一生也恨了一生的男子。

我含淚撫摸著七亂的臉,兩行清淚不知不覺滑落玉頰滴落在七亂的白衣上。眼前的七亂一臉寧靜,仿佛任何事都不能動搖他的心。

七亂,我能最后抱一抱你么?

七亂,原諒木槿冒昧。

我雙手環著七亂,靜靜的躺在他的懷里,感受他身體的點點余溫。接著,大顆大顆的淚水撲簌簌地落下,浸濕了七亂的一方白衣。

石國胡兒人見少,蹲舞尊前急如鳥。織成蕃帽虛頂尖,

細氎胡衫雙袖小。手中拋下蒲萄盞,西顧忽思鄉路遠。

跳身轉轂寶帶鳴,弄腳繽紛錦靴軟。四座無言皆瞪目,

橫笛琵琶遍頭促。亂騰新毯雪朱毛,傍拂輕花下紅燭。

酒闌舞罷絲管絕,木槿花西見殘月。

木槿,七亂哥哥考考你,這首詩是誰寫的?

嗯,我想想,哦,我知道啦,是《王中丞宅夜觀舞胡騰》,唐朝的劉言史寫的!七亂哥哥我好厲害吧,嘿嘿。

呵呵,木槿,你的詩詞范圍可真廣啊,什么都考不到你,不如你教七亂哥哥吧。

不啊,七亂哥哥更厲害呢。

那,我問你,這首詩是寫什么的啊?

當然是寫木槿花的啊,你沒看見“木槿花西見殘月?”么?

是寫給木槿的,不是木槿花。

是寫給木槿的。

我反復地念著這句話,是寫給木槿的,不是木槿花。

木槿從來就不肯去奢望什么,木槿什么都不要,只是,我的七亂,你為什么連看都不肯看我一眼呢?

七亂,木槿祝你幸福。

姐姐,木槿也希望你幸福。

我知道,能挽救姐姐的方法也就是如老嫗的代價一般,而我,不是魔女,就只有死了。

姐姐,我種下的因應有我來承擔。若你醒來,請你一定要幫木槿照顧好七亂。

姐姐,木槿對不起你。

我只求,能贖去我內心的罪過。

我一壺飲盡,那一壺我自己下的毒。

我仿佛看見姐姐和七亂都醒過來了。

七亂,姐姐,來生再見。

6.

木槿花快謝了,也再無漫天飛舞木槿花的景象了。

七亂,我好似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木槿殺了我,后來又救了我。姐姐說。

無論木槿現在在哪里,相信她應該有自己追求的吧。七亂感慨道。

姐姐,如若得不到,還是選擇忘記吧,忘記我給你們帶來的傷害。而我,為乞求心靈永遠的寧靜,也只能選擇忘記,忘記你,忘記七亂,忘記這段不屬于我的緣分。

一世木槿花開,花開人不在。

(完)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