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青春不留白

陽光斑駁了影子

在天空中

我用手指描繪你的名字

海棠樹下花落肩頭

數不清纏綿的記憶

且不說忘川河畔

千百世為你獨開的彼岸

亦不說奈何橋邊

日夜空守你不變的容顏

恍惚、迷離~

流年在我指尖繞成紅線

在云霞的彼端

折一只千紙鶴放在風中

放掉我的過去

還有那綠蔭下白衣少年

-----前言

總是喜歡把手伸向天空,去試圖抓住一些摸不到的東西,在長滿青草的山坡上,風靜靜的吹著,漫天的柳絮像冬天的白雪輕輕的飛舞著,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紅綠燈交織的街角,都忍住沒有回頭,我們都留不住那些時光,一起嬉戲看花落滿天,一直都在尋找著,沒有熟悉的身影,有些話始終是沒有說出口,急速的列車穿過眼前,一轉身,可是你已不在身旁,時光就這么安靜的流淌著。

"有時候,真的不希望彼此靠的太近,若有一天你不在我身邊,我要怎么繼續走下去。夏天的風吹過臉頰,我的指尖都帶著春天留下的悲傷。我以為遇見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可我錯了,剩下的傷痛像根刺扎著我的心,我望著你望的方向,那應該是個很遠的的地方,那個世界沒有我,在這個熱烈的季節,總有些人要離開。"

最后一次畢業的同學聚會,她走的很晚。

“彤,怎么還沒走?”

看著他走向她的面前,手指不禁在背后握的更緊了。

“我~想~等然、你一起走啊!”雖然已經是三年的朋友,可單獨與他在一起還是會有點緊張。

他看著她笑笑,“走吧”

她在心里暗暗罵自己:‘林若彤!你真是個膽小鬼!‘

楊浩然在開學的第一天都認識了林若彤,那天是新生入校的第一天,車站的相遇,一起走向相同的方向,竟然還被分在同一個班,他望著她揮揮手。她說:然見到同學總是會很陽光的笑,她喜歡他的笑樣子。聽到這楊浩然也只是跟她開玩笑的夸她幾句。每次在一起的時候,就感覺時光很安靜,她都能聽到自己呼吸的聲音。總是話不多,卻感覺這樣心里好像有陽光一樣,暖暖的。

她跟在他后面,而他故意放慢了步子,等著她。她明白,卻不想走在他的旁邊,路上斷斷續續的談著話,大部分時間還是沉默。

一直她都不清楚他們兩個在一起算什么,朋友當面開著他們的玩笑,他不解釋,她心里明白,其實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不想弄清楚。最起碼這樣還可以走在他身邊,畢竟他是她很在乎的人。

快到公交車站了,她確實很難過,有那么一瞬間,她在想如果他的左手旁拉著的是她的右手,那結局會怎樣呢?昏暗的路燈,腳步聲清晰的響著,每一聲都像是蹋著這三年斑駁的時光走來的,在深藍的夜空下回蕩回蕩~穿過馬路到對面坐車的時候,她還是伸出猶豫了半天的手,拉住他的衣角,他沒有說話只是帶著她往前走,穿過人群,把她送到車上,車門迅速的關上,她站在靠窗的位置,跟他揮手告別,也許很久以后才能再見,也許就這樣永遠分開了吧。窗外的風景劃過眼前,那個熟悉的地方都留在車窗后面,在同一個地方等車,上的卻是不同的車,開往不同的方向。只是她還是不習慣沒有他的世界。

“謝謝你陪我走過這段路,把我送到我要到的地方。”她望著后車窗,看著他越來越遠,笑了,那樣的笑容她曾經在他臉上看到過很多次。帶著不舍得傷感。

不知道什么時候,楊浩然開始習慣用手機寫短信,望著手機屏幕暗下來,還是沒把短信發出去,該給誰呢?他自己都不知道。來到這個繁華的城市,離家好遠啊。這不正是他想要的?這里有他小時候的記憶,父母卻帶他搬到另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他不想離開的,他總希望能回來,可是他發現他已經不認識這個地方了。已經不再是那個時候了吧~這幾年他一直在找一個人,他甚至不知道那個人現在長什么樣子。他只記得他曾經走的時候,她送給自己滿滿的一瓶千紙鶴,那個許愿瓶依然留在自己的桌子上。可這么多年一直沒找到,這是他心里唯一的能填滿自己內心的東西吧!人太寂寞是因為沒有可以留戀想念的東西。他有,可他卻不知道那是什么。坐在租來的房間里的地板上,冰冷的沒有一絲感覺,他開始學會了抽煙。習慣了一個人住,不想在學校的宿舍里面。

不到一個月他就適應了大學的生活。依舊在班里對每個人都很客氣,也很受同學的歡迎。他感覺少了點什么?可笑笑什么都又沒了。他還是比較喜歡大學的生活的。最起碼有充裕的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昨晚林若彤又夢見他了。那樣真實的感覺,她說過好多遍要忘記他。她也以為真的就這樣忘了,可為什么又闖入自己的夢境呢。她不愿意醒來,在夢里他在她身邊。那個叫然的男孩,還是那樣溫柔的對她。她承認她是喜歡他的,也許就是那樣卑微的愛,被她悄悄的藏在心里。其實她覺得然是知道的,只是不想傷害她而已。夢里她哭著抱著他,緊緊的,舍不得放開。他什么都沒有說,他是心疼她的。在他面前,她真的好脆弱啊。眼睛總是不爭氣的流淚,她恨這樣的自己。心真的好痛啊,壓抑的哭泣著,在無盡的黑夜里。

突然陽光大片大片的涌入眼簾,她被迫睜開眼,她用手擋著光線,依舊刺的眼難受。頭還是昏昏沉沉的,她又閉上眼回想著那個夢。該難過還是該欣慰。她看著宿舍里就剩下她一個還在床上,其他人早出去了。今天是周末。”吱呀~"是肖琳推門進來了。這是她在大學唯一愿意傾吐心事的人了。剛來宿舍的第一天,見面就覺得親近,總感覺她像自己認識某個人,所以她就認定這個朋友了。有什么事她總是會找她說。肖琳叫她起來去吃飯,可是她一點都不餓。她突然想到操場上逛逛,也許昨天出去逛的太累了,腿還是酸酸的。到了操場又坐那休息了。又是個無聊的周末,她也不知道干什么。腦子里還留著昨晚的夢。今天天氣有點悶,夏天的天氣總是這樣變化無常。她突然想到高中的一年夏天,他送她去車站,下雨了兩個人都沒帶傘,他把外套舉到頭頂兩人飛快的沖到候車亭下。她看著他發梢滴著的雨滴,抿著嘴笑了。他絲毫不在意用手捋過頭發,擰著濕透的衣服,這樣的感覺真好。她希望車再晚到一會。她喜歡望著天空,那種博大能容下所有的東西,她的小小的悲傷,也會變得更加微不足道。

“林若彤,忘了吧”她總對自己這樣說。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啊、她又害怕自己真的忘了他怎么辦?內心總是充滿矛盾。她怕真的沒有了他心變得空空的,那樣該有多寂寞啊!她想要忘記啊,可又舍不得。頭好痛啊,像現陷在很深的泥潭里,不斷的掙扎。有時候她都在想,如果這樣,那么就讓自己萬劫不復算了。這么久了,他從來沒主動聯系過她。他也許根本沒把自己放在心上,想到這她無奈的笑笑。

十字路口,白色的斑馬線在陽光下有點晃眼,楊浩然挎著書走過,一個長發的女孩從他身邊走過。他有種直覺,他們都會回頭的。路的那邊他轉過身,可是看到的卻是急馳而過的車輛。他自嘲的笑笑走了。熟悉的感覺連他自己大都覺得那只是種幻覺。

回到學校竟沒想到,一次偶然再碰見那個女孩,他們望著彼此微笑著,有種莫名的東西把他們拉近。聽那個女孩說她小時候在這個城市住過,他隱隱約約覺得她就是那個小女孩,但他始終不敢問。他覺得是那就是吧。這些天,他總是跑到她的學校找她,她叫莫小芊,也是大一的新生。他們卻對過去都只字未提,那些想起都讓人心疼的時光。自此以后他們就經常的聯系。也許他們的感覺是相似的吧。他有點確定她就是那個許愿瓶的主人了。他忘了那個女孩叫什么名字,長什么樣子,可那感覺卻在心底藏了那么多年,如何也無法忘卻。他沒問她,他只是喜歡那種跟她在一起時的感覺,他不愿把那個美好的故事毀掉。

有時候,感情真的很奇怪,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許就是那個轉身的瞬間,他的心已經永遠無法再繼續漂泊。莫小芊,就這樣輕易的走進他的世界。他的心再也不會那么空了。他坐在房間靠窗的地板上,望著窗外的天空,那只夢中的千紙鶴穿過云端飛進他的世界。這時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想起了,林若彤,那個曾經總走在自己后邊的女孩。那段學校通往車站的路,究竟是誰陪誰走過的,誰填補了誰那段空白。他們也許都不清楚。他突然想給林若彤打個電話,聽聽她的聲音。

林若彤正在睡夢中,本來想直接把電話掛掉,可是看到屏幕上閃爍的名字,她的心微微的顫了一下。接過電話,還是那樣熟悉的聲音,聊著各自的生活,聊著各自的未來,楊浩然猶豫了,還是沒有把莫小芊的事告訴她。掛斷電話之后,林若彤有點莫名的興奮,原來他沒有忘記她啊!已經好長時間沒聯系了,連她自己都覺得他已經慢慢淡出她的世界了。只是這一次,她意識到,楊浩然一直存在著,被她放在了心底的最深處,深得以至于她自己都快找不到了。

也許在許多人心底都藏著這樣一個人,你喜歡了很久很久,卻始終沒有告訴他,在你眼里他那么的優秀,近乎完美。也許你跟他有過交集,但你只想望著他,在心里默念著他的名字,幻想著再次遇見的各種場景。然而那段時光里,那種感情就像夏日的陽光那樣的強烈,卻又純白的干凈的像張白紙。林若彤忘不了那三年的時光,有什么東西在心底埋下種子之后,悄悄地長大。可現在大家生活在各地,有些人就永遠的消失出在你的視線。在陌生的環境,認識一群陌生的人,某個時候,會突然懷念起從前的那些人,那些事。心就像被抽空一樣,深夜里聽著那些歌謠,熟悉的旋律在腦海不停的回響。又怎么能安然入睡呢?害怕這種感覺像冰冷的潮水一樣將自己包圍,她開始試圖忘記過去,那些讓自己留戀,卻又無法重來一次的東西。

突然有一天,肖琳對林若彤說起,她曾經多么多么喜歡一個男孩,到現在還無法忘記。林若彤的心猛地抽動了一下,然后輕輕的微笑著說自己曾經生命中也出現過那樣一個人,到現在她仍是喜歡他,她只是不想再等了,也不想再去想他了。那些美好的感情只留在了過去,時間不會停留,錯過就錯過了吧!所有人都在沿著生命的軌跡走向那不可預知的為未來,那些朦朧的歲月已背道而馳,漸行漸遠了。

聽說楊浩然有女朋友是在一次班級聚會上,那天她喝了好多的酒,可是腦子卻變得越來越清醒,她的心中的某些東西,真的就像個玻璃杯掉在地上,她清楚地聽到“哐當”的一聲,有什么碎了。第二天醒來,頭還是隱隱作痛,突然想起昨晚的事,她后悔死了,覺得自己真是太丟人了。聽肖琳說昨晚她哭得不成樣子,也不說為什么。她想一切都過去了吧。突然覺得很輕松又猛地一下倒在床上,蒙頭大睡。

依舊是那間教室,氣溫不斷地往上爬,炎熱的溫度讓人感覺像是蔫了的花一樣,最難熬的一個月,高考的腳步越來越近,所有人都在等著最后的宣判。高三的整棟樓都在莫名的躁動著,教室熱的像個鍋爐,瘋狂的種子在心底慢慢的萌芽。可是突然一瞬間所有的人,還有那些落得像山一樣的書全都不見了,空蕩蕩的教室,書桌散亂的擺放著,還有落在地上的被涂得滿滿的卷子隨風打著旋。她高三最好的朋友,莫小芊站在走廊里喊著她的名字。她笑著跑去,一起消失在教室外的轉角。

聽楊浩然說他一個人在學校外面住,莫小芊強烈要求去看他的房間,楊浩然無奈的笑笑只好帶著她去。他第一次帶其他人來自己的房間,他原本是不希望有人知道這,在這里他有種莫名的安全感。他把莫小芊留在房間去打水。莫小芊好奇的在他房間里逛來逛去,她都奇怪一個男生把自己房間收拾的這么整潔。突然她看到桌子上的許愿瓶,好幼稚的樣式啊,分明就是小孩玩的東西嗎。她忍不住好奇的打開瓶子,拿出一個小小的千紙鶴。她突然怔住了,千紙鶴的翅膀上畫了一個很特別的小太陽,如此熟悉的圖案。所有的事好像都有了答案,她悄悄地下樓離開了,不該是她的,這本就是她走錯的世界。

楊浩然回來后,莫小芊已經不在了。他看到許愿瓶下的紙條,赫然的寫著“我不屬于你的世界,再見!”他的木木地站在那,一切安靜的聽得到時針嘀嗒嘀嗒走著的聲音。有一種世界坍塌了的感覺,他不知道這樣的感覺竟會這樣的強烈。他猛地轉身沖下樓去,他想告訴莫小芊,那個許愿瓶的故事,他想讓她知道,她就是他生命中要找的那個人。可是哪里都尋不見她,她就這樣不負責任地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又生生的剝離出來。真的就這樣離開了嗎?他冷笑。把那個裝滿千紙鶴的許愿瓶重重的摔在地上,那些小小的千紙鶴散落一地,在那些碎了的玻璃片中,陽光反射的刺眼。有那么一瞬間,他感覺那些千紙鶴仿佛想要活過來飛走的似的。他默默地收拾好一切回學校了了。他要找到她,不管多久。

有些時候或許他自己都分不清,他愛的是莫小芊,還是那種在一起的感覺。

那個高三,林若彤與莫小芊分在了一個班。高中最難熬的一年,她們彼此相伴。在莫小芊生日那天,林若彤送給她一個許愿瓶,裝滿了千紙鶴,她打開看過,每一只翅膀上都畫著一個奇怪的小太陽,林若彤自豪的告訴她這可是她小時候的發明呀,每個對自己重要的人都像是個小太陽在生命中給自己溫暖與陽光。

她給林若彤打電話,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不停的哭。林若彤了解她,只是陪著她一起哭。她一直知道林若彤心中有個很重要的人,但始終不知道那個人是誰。認識楊浩然后,她本打算跟林若彤說這個消息的,可是林若彤告訴她自己等的人,永遠不會再回來了。她便不再提起這事,陪她一起難過,閨蜜間的愛就是這么純粹,即使什么話都沒有。

不知不覺時間卻已晃過一年了,那些遠行的記憶,越來越模糊。現在誰又愛上了誰,誰知道呢。

他們都清楚一件事,過去的過去,誰也回不去了。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