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知秋,不知你

一葉知秋,是一個孤單的詞。

天氣越來越冷,以至于我快要向秋褲妥協了。前幾天一大清早被媽媽的電話吵醒,說做了一個關于我的夢,我想夢境一定很糟,不然媽媽也不會說嚇得全身無力,一身冷汗。夢的內容不用去想也不用糾結。我唯一知道的是,媽媽對我的掛念無時無刻。前幾天突然無聊的跟爸爸發了一條微信,過了幾天才收到爸爸的回復,爸爸的聲音那么熟悉卻又讓我覺得蒼老,平時聊天的朋友各種歡樂或者郁悶或者無聊,但沒有一種聲音是像爸爸一樣的特別,親切。媽媽感冒好久了還沒好,勸她好好去檢查,她還要再等等,我心里疼得慌。突然覺得我還是一個孩子,除了每個月伸手找父母要生活費,其它的什么也不能做,為此,我感到無比的羞愧和難過,我想快點長大,可是當我發現自己即將脫離父母的庇護,走進社會的時候,我又感到無比的畏懼和恐慌。

我最害怕的是離別,因為我知道,下一次,不一定還能遇見。我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新的人,我呆在自己狹小的世界里不愿意走出去。我害怕夢會破碎。我不愿意改掉我的習慣,比如習慣里的你和你們。如果你成了我的習慣,就再也不愿意改掉,或者說是想改也改不掉,我一向是一個固執的人,反應還比較遲鈍,至少比別人慢半拍,就好比每次玩狼人的時候,只要超過五人,我就不能當法官,我會開始混亂記不清。這樣,我也就不好再吹噓小學初中高中的我數學是多么多么的好。

事實上,我是熱愛籃球的,我想。只是,好久沒有再去觸碰,但我依然記得曾經球場上揮灑汗水時的喜悅。今天路過操場,投了幾個三分,一投一個準,我就笑了,還像曾經的自己。于是我看著頓哥和森哥繼續賽球。我喜歡這種陽光積極的味道。有健康的影子。如果不是因為鞋子不方便,我也好想擠進去,裝模作樣,以為自己很吊的樣子。

有時候,我真的無法理解這個世界,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上的人,為什么那么不安寂寞,不甘平凡,安安分分不好嗎。如果每個人都單純一點,都大度一點,那世界會多了多少笑容,少去多少眼淚。同樣是人,為什么要勾心斗角,互相傷害。最近看很多部隊的片子,很著迷,迷得是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戰友情。突然腦海里蹦出我要去當兵的想法,于是被人笑話,像頓哥說的,我是中國共產黨的腦殘粉。其實,我不是不明白,現實永遠成不了電影。但往往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獨自以為,各種生活。

我本來以為一群女孩子在一起可以討論張愛玲,討論紀伯倫,討論魯迅,這樣真好,可是大多數人不是這樣,稍微好點的討論最近的時裝和明星,不好的就是討論某某同學的各種八卦。而我也成功的成為了這大多數人之一。其實我并不喜歡這樣。我討厭自己經常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說著自己不喜歡說的話。世界上的人分為三種,大雅之人,大俗之人,和半俗半雅之人。大雅之人可謂敬之,大俗之人也可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樂。半俗半雅之人,可謂悲之。而我在追求大雅的道路上不得道,終究成了那半俗半雅之人,可悲可嘆,無可救藥也。

我是一個人。奇怪。我為什么會是一個人。真是有好多事不明不白。罷了。

不知你。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