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梨花落

溪水長流,蝶兒翩翩,百花也正齊放,溪水中的魚兒歡快的嬉戲著,魚尾掃著清澈的溪水,蕩漾開一圈一圈的波紋。

風起,花落,片片月白色的梨花起舞。

林中一紅衣女子微坐在一紅木椅上,面前一架古琴,十指起,輕輕撫下,琴弦一動,琴音隨之傳出,沁人心脾的美妙,讓人忍不住的跟著琴音進入了這樣的一個景象。

那是一個美麗的世外桃源,有花有草有山有溪水,還有一傾城的女子,她抬眼微微一笑,一襲紅衣襯得她雪白的肌膚,絕美的小臉,誘人的身姿,她坐在那棵梨花樹下撫著琴,琴音動人心弦,似乎每一次撥動的琴弦都是在撥動人的心弦,女子側頭,掩下眸子,為自己系上了以紅色絲帶,遮住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她側耳傾聽著四周的動靜,摸索著摸到了琴弦上,隨后便熟練的在琴弦上來來回回。

一曲將盡,女子停下手里的動作,一片梨花落下,剛巧落到她小巧的鼻尖上,女子輕笑,梨花的香氣襲人,她伸手拿下那片梨花。手還未觸到自己的鼻子,一只溫暖的大手捉住了她的小手,一黑衣男子蹲了下來,他蒙著面,就只看得見一雙眸子,他將唇移到她的耳邊輕聲喚道:“梨兒......”

女子笑容僵在了臉上,手也被他握在半空,女子并未掙扎,任由男子取下了蒙在她眼睛上的紅綢。

女子緩緩睜開了眼睛,并未回頭去看那個在她身后的男子,她微動,男子將頭搭在她的右肩上,嗅著那誘人的香氣,男子閉上了眼睛,他說:“還不讓他愛上你的話,你便會萬劫不復,到時候,我也無能為力了。”

女子沒有一絲的波動,她將手放到自己的心那里,那里隱隱作疼,卻沒有一點心跳的感覺,男子再次覆上她的手,一起感受著那里有沒有心跳,男子睜開了眼睛,暗暗的說著:“它又沒有跳了。”

女子一驚,推開他的時候自己也不小心的倒在了地上,她雙手伏地,眼眶微紅,輕輕的搖了搖頭,“他不會愛上我的,永遠不會的。”

男子輕笑,走到她的身邊,拿出了一只筆,熏了朱砂,在女子的眼下點上了一朵梨花,梨花盛開的一瞬間,女子本就絕美的小臉,看起愛就更加的妖嬈動人,甚至是迷人心智,他撫摸這女子完美的肌膚,唇角上揚,輕啟:“不會的,他一定會愛上你的,因為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沒有誰會比你更美。”

女子慌亂的站了起來,一把推開了黑衣男子,她撫摸著自己的心,那里,還殘留著曾經跳動過的感覺,是那樣的清晰,那樣的懷念。女子亂了腳步,沒有盡頭的往前方奔去,黑衣男子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眼中流過一絲柔情,“他一定會愛上你的。”

在哪個時候,一曲吟花落,散盡人心里不該存有那絲欲望,卻是散不盡人心里的渴望。

......

春來了,雪早就已經化了,該盛開的那些花都已經盛開了,可是,在這個園子里面,不該盛開的花也盛開了。

夜漸漸的襲來,天色也跟著暗淡了下來。

這個園子里面掛滿了紅燈籠,燈籠的紅光映亮了整個園子,一片的喜慶。漂亮可人的舞姬在堂下舞動著誘人的舞姿,她們用盡了自己渾身的媚術,要的就是迷惑那個堂上穿著龍袍的俊美男子。

突然,天上飄下來幾朵梨花,恰好落到他的酒杯里,梨花落下,美酒盛開了幾圈波紋,男子微瞇起了雙眼,仍舊是那幅不可一世放蕩不羈的樣子。

這時,一個樣貌不俗的舞姬扭動著身體來到了男子的身旁,女子蹲在了她的椅下,纖纖細手在男子的腿上游移著,女子輕啟紅唇,嚶嚀著:“王......”

男子勾唇,嗜血的目光緊盯著酒杯里的梨花,俊美的唇角溢出一個小小的窩角。素凈的右手舉著那酒杯,一時看著酒杯里的梨花,目光悠遠,眸子似黑色的漩渦,想要將那朵梨花給吞噬掉。

舞姬仍舊撩撥著他的欲望,男子突然回頭看著她,眼里釋放出危險的紫光,紫眸一閃而過的殺意嚇得女子后退了一步,她匍匐在地上,“王......”

男子拾起酒杯里的梨花,指尖為用力,梨花滲入舞姬的心臟,潔白的梨花被鮮血染得通紅,堂下的那些舞姬繼續舞動的身子,其他人也自顧自的品酒論談,對于堂上死的那個女人根本沒有人在意,就像是根本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梨花飄下,不再是一朵兩朵的梨花,而是很多很多的梨花,梨花落下的時候,一輛紅色的轎子也從天而降,咚的一聲落在堂下,舞姬皆后退了幾步,樂停,舞也停。

男子瞇著紫眸瞧著那從天而降的轎子。

幾個白衣男子起身在轎子兩邊警惕的看著,手里的長劍隨時準備拔出,怎知,一陣帶著;梨花香的風起,轎簾隨著風起,轎子里面赫然坐著一個女子,是一個絕色的女子,是一個美得不能再美的女子,她的雙手被鐵鏈鎖住,她眼波流轉,紅了眼眶。

所有人皆一愣,被她的美所迷了心智。女子頷首,似要落淚,楚楚動人的小臉有著落寞的神情,一襲火紅的紗衣穿在她的身上,是那樣的動人,是那樣的妖嬈,一滴淚珠滑下,滑過她眼下的那朵梨花,讓所有人看了都為之憐惜。

堂上的男子轉動著酒杯,從始至終都沒有看那轎子一眼。

又恰好一朵梨花落到了一白衣男子的肩上,他眼神動了動,流露出掩飾不住的柔情,幾個白衣男子都收回了劍。

女子從轎子里面走了出來,那手上的鐵鏈觸目驚心,女子走出轎子,在堂下的幾步石梯的地方停了下來,她抬眼看向上面的男子。

男子終是看了她一眼,她是很美,美得深入人心,美得任何男人都會忍不住的去多看她幾眼,可是,這個男人,他看了她一眼,眼里沒有一絲動靜,“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一直看著他臉,淡淡的說道:“梨花落。”

“梨花落......”男子念著她的名字,果真一朵梨花又落了下來,男子伸出手來接住了那朵梨花,任由梨花打在他的手心上。

兩個婢女飛身舉著長劍站在女子的前面,“你是誰?誰派你來的?”

女子瞌下了眼簾,“主人欲將花落獻給王。”

男子輕笑,他起身向女子走去,伸出手來抬起她的下巴,確實有著值得獻給他的美貌,男子突然湊近她,鼻尖觸及她的頸窩,那梨花的香氣再次襲來,男子閉上了眼睛,慢慢的享受她身上的味道,“你很美。”

他不想知道她的主人是誰,也不想搞清楚是有什么預謀還是什么......他現在只想要這個美麗的女人,這是唯一一個他覺得可以和他纏綿的女人,恐怕,也會是最后一個。

男子收回手來,就這樣在眾人眼前離開了。

那兩個婢女抓住女子的手腕,手里的長劍揮下,可那鐵鏈仍舊是完好無損的鎖在女子的手上,兩個婢女相視一望,抓著女子就這樣飛身離開了園子。

偌大的水池,里面灑滿了梨花,婢女將女子森上衣物盡數脫光,然后指引她走下水池,女子白嫩雪白的肌膚透在水池里,梨花浮在水面上,水里冒出熱氣,女子睜大迷離的眼睛,在水里泡了一會兒。

兩個婢女拿了一件紅色的透明紗衣,比起女子先前穿得更加能讓一個男人起那欲望,婢女給女子穿上,只是那鐵鏈比較不便,婢女死掉了紗衣的袖子和肩出,自女子迷人的鎖骨下將她的身子圍了起來,然后就用一紅色的紅綢的遮住了她的眼睛,最后婢女帶著她消失在了水池里。

婢女把女子推進了一件屋子里,她的眼睛被紅綢遮住,女子側耳,聽著四處的動靜,偌大的房間里什么都沒有聽到,她赤著腳就站在那里,直到一道溫熱的氣息逼了過來。

男子再次將鼻尖湊近她的頸窩,嗅著那讓他癡迷的味道。突然,男子吻上了女子的頸窩,滑膩的觸感掠過他的唇,男子伸手撫上了她眼上的紅綢,女子不發一語,男子看著她手上的鐵鏈,然后撫在她眼上的手放下下來。

男子扯掉了她身上的那紅色紗衣,手輕輕一推,女子便向后倒去,后面居然是軟軟的床墊,男子欺身過去,壓在了她的身上。

他先是在女子的鼻尖上輕輕一點,隨后便褪去了身上的袍子,和女子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女子手上額鐵鏈偶爾會發出嗤啦的聲音。

直到男子吻上她的香肩,他卻說:“你為何會來到本王的身邊?”男子勾唇一笑。

女子一驚,紅唇半張,細長的腿微微伸起,他捉住她不安分的腿,腰身往前而去,女子皺眉,鼻里忍不住的嗯了一聲。男子抱緊了她嫵媚的身軀,白色紗幔的彼此起伏,兩具赤.裸的身體在紗幔中緊緊的糾纏在一起。

“梨花落......”男子輕聲道出她的名字,女子嘴里發出了誘人的呻吟,她趴在他的身下,軟軟的床墊深深的陷下一處,女子被束縛的手抓著身下的床墊,她又淺淺的嗯了一聲,男子聽了卻是更加的深入她的身體,似要將她貫穿。

她的耳邊響起了那道聲音,他說,不會的,他一定會愛上你的。

他會嗎?他會嗎?

“你會愛上我嗎?”女子突然道出,男子停下了動作,半響,他起身,女子再也感覺不到他的氣息,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的。

眼上的紅綢遮住了她的眼,也遮住了她的心,女子翻過身來,在紅綢的雙眼緩緩的閉上。

“梨兒......”

“不會的,他一定會愛上你的,因為你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沒有誰會比你更美。”

“梨花落......”

女子靜靜的躺著,她聽得見自己微弱的呼吸聲,卻聽不見自己的心跳聲。

在哪個時候,一曲吟花落,散盡人心里不該存有那絲欲望,卻是散不盡人心里的渴望。

一片花瓣飄落到女子的臉上,柔柔的,輕輕的。

眼前傳來了一道光線,一只大手拿掉了她眼上的紅綢,女子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一個戴著面具的白衣男子,他的眼睛看著她,隨手拿過床墊上的紅色紗衣,蓋在了她的身上。

女子欲問他的名字,面具下的薄唇揚起,“我叫瀾玉。”

他似看透了她的心,似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白衣男子抱起她來,女子看了一眼四周,原來這里只是一間屋子而已,除了一張大大的床,什么也沒有,她好奇的看向男子的下顎,男子回頭,從他的唇角可以看得出,他在笑,他說:“我可以帶你離開,你要離開嗎?”

女子搖了搖頭,他抱著他的腰身,除了房門就飛上了一棵樹,他對她說:“可是我想帶你走。”

女子并未說話,和他一起坐在樹上,忍風吹在她的身上,她的腦海里閃過那些只言片語,她扭頭看著白衣男子,伸手欲要拿掉他的面具,男子伸手制止她,她淺笑,“愛一個人是什么感覺?”

“是愛一個人的感覺。”他道。

“那是什么感覺?”

男子不語,他拿出那掩住她眼睛的紅綢,再次蒙上了她的眼睛,風吹起她的發絲,男子取下了面具,吻上了她的唇,女子一愣。

男子眼下那朵瀾花泛起了淡淡的光,與之女子那朵梨花是不一樣的光,男子吻著她的唇,空中飄起了朵朵梨花,男子戴上了面具,從樹上一躍而下。

“帶我走。”女子突然開口。

男子停下了腳步,女子張開了雙手從樹上倒了下來,男子轉身接住了她,她撲進了男子的懷里,聞到了一絲不一樣的味道,是一種奇怪的花香,她笑了笑,想要扯下眼上的紅綢,男子再次伸手制止她。

“你剛才為什么不想走?”

“因為我想等他愛上我。”

“梨兒......”男子嚶嚀出聲,女子身子一頓說道:“你叫瀾玉。”

他含笑,牽著她的手向前走去。

......

靜謐的林間,黑袍男子撫著那架琴,他口中念著一句話,那邊是:愛了,就是會萬劫不復。

梨花花瓣飄下,一美貌女子在花下舞動著身姿,她嘴里唱著那曲吟花落,琴音伴隨著舞姿,女子卻像花兒一樣,漸漸枯萎,直到她整個人的身體都倒在了地上,琴音戛然而止。

“我說過了,我無能為力。”黑袍男子悠然又扶起了琴來。

隨著琴音,一朵梨花在空中打著轉兒,男子突然手收回,琴弦斷掉了一弦,他伸手接住了那朵梨花,嘴里輕念:“梨兒......”

梨花落地,赫然變成了一穿著紅衣的絕色女子,女子面對著他,撫起了琴。

一曲吟花落。

評論

  •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占沙發吧!
凯时kb88.comapp - kb88凯时网址凯时真人娱乐地址www.k66